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8小说网 -> -> 枕钗媚【女尊架空】

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百日宴婉拒联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话说到了正月元宵里,恰逢孟府为维祯摆百日宴,周秉卿同母异夫的长兄七王爷周云琛也随夫人王之蝶从兰陵赶来赴宴。

    孟府一家出仪门首迎接,那王氏及七王爷皆知孟湄初为人母,便齐来向她道喜,孟湄赶着叫王之蝶嫂子,周云琛也忙呼她弟妹。众人引至后厅叙礼,周秉卿又让众人房中去宽衣服,放了桌摆茶,请众客坐下吃茶。

    那王之蝶与周云琛刚坐定,忙不住地打量孟家这位弟妹,见她面如凝脂,肤如白雪,语笑嫣然,容光流彩,一双点漆春水目,两道轻烟柳黛眉,樱唇未启却见媚意天成,微步轻盈而柔情绰态,一身大红锦缎织金对襟袄配青緺色的马面裙,更显几分娇媚丰姿,双双心中羡赞老九的好命。

    那兰陵王氏亦是当地富商,自是携礼十几车,如今见奶妈抱了孩子出来见礼,忙又送维祯一匣新衣,一匣小儿玩具,拿出衣翠金手镯,金宝石的戒指儿与几副玛瑙手镯送与孟氏姊妹。

    孟湄颇喜那王氏容貌谈吐,见她娥眉凤眸,仪态端庄,只是总跟身旁的一个年轻小厮形影不离,细端那小厮,竟不比寻常下人,玉簪束发,画眉点唇,纤肤瘦骨大有弱柳之质,形容不足又揣几分风骚,私下一问,原来是那王氏自小带在身边的丫头,二人含情调笑,举止暧昧,听戏的时候那王氏竟只跟这丫头挽臂而坐,将七王爷一人冷在一旁,孟湄只好叫周秉卿去陪七王爷,自己则叫姊姊相陪。

    孟芸凑到孟湄耳边道:“听说那兰陵盛行女风,王氏一族常养些烟花巷的官女子,你瞧你这嫂子,恐也是偏爱这一口。”

    孟湄惊道:“可她明明纳了七王爷,怎地又偏爱女风?”

    孟芸噗嗤笑了:“难不成你是因着喜欢九王爷才纳了他?纳正夫向来身不由己,更何况那王爷的婚姻大事向来是圣上主张,便是这王氏偏爱女风,你看七王爷又能如何呢?”

    孟湄皱眉道:“怪道是二人夫妻这么多年,竟没个一女半儿……原来如此,秉卿也曾提过,七王爷府上侧夫不多,几人从不争风吃醋,倒也和谐”

    孟芸笑:“想来得去跟那角先生淘醋来!”俩姊妹兜着手帕笑了一阵,孟湄偷眼去看那王之蝶,不料,那王之蝶正也转了脸瞧她,孟湄臊得把脸一红,微微怔笑,便又去看戏了。

    唱毕,孟老夫人皆按例行赏,孟芸、孟湄招呼客人到厅,屏开金孔雀,褥隠绣芙蓉,正面设了四张桌席,让孟老夫人坐了首席,其次是王之蝶、孟芸、孟湄、府尹韩氏母女,府衙孙氏姐妹,府吏杜氏,旁边一桌是孟老,孟芸姐夫,周秉卿,周云琛等一众正夫,在一桌是妗子媳妇子,另一桌便是女孩子们。

    两个小男倌在边上唱,小厮丫头们便鱼贯而入上来献菜,头一道就是“鸳鸯福禄,是用那鸡鸭相煨出的鹿肉,再一道“鸿运当头”,烧得是水晶猪脸肉,再一道是“年年有余”便是蜜酒蒸鲥鱼,再一道“大吉大利”的栗子炒鸡,“多福多寿”的卤豆腐,“年年升高”得炒年糕,“富贾天下”的汤煨甲鱼,“招财进宝”的蒸虾饺,“团团圆圆”得桂花圆子……

    孟夫人赏了银子给后厨,王之蝶又下来提杯递酒,到了韩氏母女,韩忠惠道:“我与湄儿姐姐同生子,也多亏湄儿姐姐,让我家友庆凑了维祯的百日宴,今日在此多敬一盅,为两个孩儿多康健。”

    孟母笑道:“是我家维祯好命,也多亏韩府尹多照拂孟府生意,我也同饮一杯。”

    诸人皆举杯,不知是家媳妇说了一句:“那两个孩儿这般好的,怎地不结个亲家。”韩母便忙道:“这话上次也提过了,这会子一个男娃一个女娃,正好也配上一对,孟老太,孟夫人意下如何?”

    孟湄想起杜瑛所说,又在早些时候见过那家小儿,襁褓婴孩虽看不出端倪来,但那孩子生得小眼睛秃眉毛的,可真真配不上维祯,便道:“我这小家儿的闺女,怎地攀得上韩府尹的府上,不敢不敢。”韩忠惠拉着孟湄手道:“这般从何说起,我与你从小亲近,不过是亲上加亲。”

    韩母笑道:“怎地,孟二夫人是害怕我家小孙儿玷辱了你家小姐?”

    孟湄见母亲给自己使眼色,便笑着道:“韩府尹可是臊我怎地,我哪敢有这般念头。”刚要答应,那边王之蝶笑道:“我小地方见识短,只说在兰陵,我们那联姻从来都是待女子长到能识得眼前人了才定亲,就跟抓周般的总也能抓了才算数,识了人领到跟前,是亲是闹的一看便知有缘没缘,那戏文里不是唱了吗,有缘的千里来相会,无缘的对面不相逢。若是我说,小孩子家家,保个平安倒是真,早早累身反倒不好。”

    一席话说得那韩府尹只得作罢,那韩忠惠也只好放了杯子,冷笑一阵不语,孟湄向王氏投去目光,那王氏只笑吟吟地眨眨眼。

    周云琛在另一桌见但也作没听见,众人便又说笑一阵吃酒了,席散客去后,孟湄抱着维祯到王氏房内去说话,便道:“还多亏嫂嫂今日周全,才得保了咱维祯的周全。”

    王之蝶也爱孩子,抱过维祯亲昵半晌道:“你瞧瞧咱家的孩子,再瞧瞧她家的孩子,有那个脸提亲么,这要是维祯长大了知道这回事非要气死不可,何况,怎知维祯就喜那些个臭男子们,若偏偏洁身自好,不与男子为亲又该如何……”

    孟湄听了,一时竟不知如何对应,幸好维祯闹起来撇着嘴要哭,孟湄忙接了过去道:“这孩子一天见了那么多人也是闹起觉来,她习惯叫我喂着睡,我如今便不搅扰嫂嫂了。”

    王之蝶道:“这本就是你府上,你只在此喂奶,等哄了睡了再叫奶妈带回去便罢了。”说罢叫那随身丫头去阁内铺了床铺叫孟湄进去喂奶,孟湄想着不能叫维祯直哭着,便也不推辞,只进去掀了衣服露出乳头给维祯,哪知那王氏支开丫头去叫奶妈,自己却跟着进来,孟湄只得由她两眼只盯在那乳房上,直赞叹她那乳峰多美,乳汁多盛,不由地低着颈子热着脸,只不管她。

    待维祯吃倦时含着乳头睡了,王之蝶竟幽幽来了一句:“我的好弟妹,你这乳能喂我吃一口?”

    *****************************************************

    还记得咱这文案提过有女女,也有女男女的场景吗?

    咱可不搞文案诈骗哦~~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