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无限血核

正文 第711节:龙蒙的邀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神术的光辉在龙人少年的身上萦绕,由亮转衰,直至暗淡、消失。。

    冰川之神的主教吐出一口浊气,露出虚弱的神色。

    而站在他身后的神父,从见到龙人少年时,就盯着后者,哪怕治疗的时间颇为漫长,直到结束,他脸上的激动和崇敬之色也不减分毫。

    神父颇为年轻,从他的外貌来看,和主教有明显的相似之处。

    “主教大人,多谢了。”龙人少年活动了龙爪,口中道谢。

    经过此次治疗,他和迷芳一战导致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

    三大超凡体系中,神术的治疗效果是最出众的。这倒不是法术不能模拟,也不是斗技不能替代,而是神力本身就是万用能源,治疗神术的适用范围非常广泛。

    冰川主教一脸肃穆之色,表示自己非常愿意为龙人少年治疗。如果今后还有这样的需求,他愿意再次出手。

    随后,当龙人少年偿付诊金的时候,冰川主教主动降价,只收取了一个八折的友情价。

    离别时,他身后的年轻神父终于忍耐不住,对龙人少年道:“龙服大人,您和迷芳的决战,我亲自看了。您打得真是太豪放了,您是真男人!”

    年轻神父对龙人少年竖起了大拇指,活脱脱一个迷弟。

    龙人少年便微笑:“原来你是我的支持者啊。”

    “来,送你一个小礼物。”

    龙人少年微微招手,身边的随从立即行动,取出了一件冰雕。

    “贵国炼金技术是当世一流,尤其擅长冰雕。我也是入乡随俗,聘请了冰雕大师雕刻了一些礼物。”

    “每一次重大决斗之后,不管胜败,我都会制作一些冰雕,用于回馈给自己的支持者们。”

    “请收下吧。”

    冰川主教微微皱眉,他眼界很高,立即发现这件冰雕用料相当高级,做工也极其精美,制作材料就有多种黄金级,从雕刻、炼金手法上来看,肯定是某位大师的手笔。

    “这太贵重了……”冰川主教正要拒绝,身旁的年轻神父就闪电般出手,接了过去。

    “真的给我吗?”

    “这太棒了,太棒了!”

    “真的好棒啊!!”

    年轻神父欢喜至极,激动得双手捧着龙服冰雕,双眼炯炯发亮,喜爱得不得了。

    龙服冰雕的姿态,正是龙人少年单臂拽着巨大的斗气弹,俯冲而下的样子。冰雕栩栩如生,完美地将龙服当时勇猛决绝的风姿展露了出来。

    冰川主教看到年轻神父激动得满脸涨红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对龙人少年表示由衷且诚挚的谢意。

    龙人少年礼送二人,直至旅店门口。

    这件旅店背景惊人,是寒玉家族的产业,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寒玉家族的颜面,被龙人少年选中,成为暂时他们在王都中的停驻点。

    寒玉家族是冰雕王国中,仅次于冰雕王室的大贵族,综合实力比里间家族还要强大。

    而龙人少年刚刚送走的两位神职人员,隶属于冰川教派。

    冰川之神是冰雕王国的主要神?之一,冰川教派的规模和实力稳居全国第一。虽然他们的教会总部没有设立在这里,但能够在冰雕国都担任主教的,自然非同寻常。

    “我的这?龙服身份,晋升为黄金级,又击败了迷芳,已经足够让冰雕王国的高层正视了。”龙人少年心道。

    他本身就是神职者,同时也是黄金级的法师,完全可以自己治疗。

    但他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专门请来了冰川主教。

    这当然也不是随意挑选的。

    那位年轻神父的身份,正是冰川主教的小儿子,平日就非常得宠。之前龙人少年和迷芳的决斗,他在场外呐喊得非常起劲。

    “有了冰川主教的治疗,我的伤势就被证实了,圣域的资质也得到了证人。”

    “但斗者战力还有待提高。”

    龙人少年深知:他这一次能够战胜迷芳,主要依靠的是心理战。迷芳真要发挥起来,龙人少年单凭斗者这方面的实力,其实要拿下很勉强。

    “龙服这个身份下,法术、神术都使用不了。”

    “装备上也无法够成优势。”

    “唯有血脉可以下功夫。”

    “圣域级的血脉,能够带来巨量增幅,使得‘龙服’刚晋升黄金级,就能跻身为巅峰战力。”

    “问题也出在这里,我的圣域资质是血核支撑的复合异变,对爆轰斗气的增幅很不理想。”

    少年之前在雪鸟港战场中,变身为渤浪鱼人形态,100%神级鱼人血脉对神术的增幅极其强大,让少年印象极深。

    但到了他和迷芳决斗时,他本身的炎龙之王血脉品级虽然有传奇级,但浓度不高,增幅程度远远比不上渤浪鱼人血脉对神术的可怕增幅。

    为了展现出圣域之姿,龙人少年就暗中调动血核,施展出其他龙族异变。这些异变特征都显现在身体内部,外部没有丝毫展现,瞒过了全场的人。

    如果只是炎龙之王血脉,靠龙人少年现今的血脉浓度,还不足以支撑他加持那么多的增益法术。

    现在的问题是,其他的变化大多都是通用龙族血脉,或者冰霜系龙族血脉,对他的主体炎龙之王血脉,以及爆轰斗气的增幅并不高,是在其他方面进行了补足。

    “所以,有关炎龙之王的血脉还有大力筹集啊。”龙人少年心叹。

    有关这方面,在他回归之后,龙狮佣兵团的收集力度再度增大。打着炼金、炼药的幌子,龙狮佣兵团向外疯狂收购。

    遗憾的是,在冰雕王国这种自然环境下生存、繁衍的龙兽,拥有炎龙之王附近血脉的很少很少。

    对于这一点,龙人少年也没有办法,只能广撒网。

    不过,有血核复合异变,他的资质也暂时够用了。

    “嗯?”

    龙人少年眼底闪过一抹异色。

    他面上不显分毫,平静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去。

    到达卧室后,他暗中掐碎了一颗珍珠泡沫,施展神术,补充了自身的伪装。

    自从他正式回到王都,正面击退了“花堂”后,就有各方的侦查、占卜了。

    以前,龙人少年实力不够,他回归后,掌握了神术、法术,本身也晋升成为了三系黄金级超凡者,因此能够体察到欺瞒神术的消耗。

    就在刚刚旅馆门口,他就感觉到了欺瞒神术的消耗骤然增加。

    等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消耗也没有停止。

    “这里是寒玉家族的酒店,本身有严实的防御。”

    “这样看来,不是观察手段,而是占卜手段。有某位强者或者势力,正对我进行占卜呢。”

    自从龙人少年和迷芳决斗获胜之后,这种占卜、侦查明显增多、增强了。

    龙人少年也没有办法确认,究竟是谁在侦查和占卜他。

    有太多人、势力,有这样的动机了。

    炼金工会、里间家族、静香家族、安丘的决斗士们……

    龙狮佣兵团进入了王都,也深陷于此地各个势力角逐的涡流中。

    龙人少年感受着欺瞒神术持续的消耗,身心都很平静。

    他现在手中的珍珠泡沫有很多,并不怕这种消耗。事实上,这反而对他有利。因为任何的占卜都会被导向,龙人少年故意设置的假象上去。

    龙人少年现在在心里推敲的,反而是刚刚离去的冰川主教和他的小儿子。

    “他的小儿子是冰川教派的神父了,竟然也对决斗如此有热情。”

    “我可以感受到,这个年轻人对我非常推崇。这是我和迷芳之战后的收获。”

    “果然,我刻意选择的豪迈战斗风,很受冰雕国民的青睐。”

    “冰雕王国的主体虽然是精灵族,但民风相当彪悍。”

    从年轻神父的热情上来推测,龙人少年更深刻地感受到了,决斗这项活动是何等的深入民心。

    “就连信仰冰川之神的神职人员都是如此,就别说其他人了。”

    “刚刚那位神父比较年轻,或许不知轻重,但他的父亲身为主教级的人物,全程都在,亲眼目睹了自己小儿子的表现。如果事关重大,他不可能不去说教神父。”

    以点观面,龙人少年就看出了各大教派对于决斗的态度。

    “如果将来决斗之神现世,会怎么样?”龙人少年早已经不是外行人,神赐带给他充沛的神职者的经验。

    如果真有决斗之神,那么各大教派对于决斗的态度,就会有截然不同的剧变!

    信仰是神明们必须争夺的利益。

    “现在的问题是,冰雕王国的高层到底知不知道决斗之神,安丘中的决斗士等等的隐秘呢?”

    龙人少年目光幽幽。

    他得知安丘中的决斗神格,是因为魅蓝神启。

    但神启并没有告诉他,还有其他什么人或者势力,在图谋决斗神格。

    有还是没有?

    冰雕王国的高层究竟知不知道?如果不知道,那局势就比较简单。就怕高层心知肚明,并且重点参与。

    龙人少年这几天查阅了很多资料,他发现决斗这项活动,一直得到冰雕官方的扶持、推广,完全是当做主要国策在大力执行的。

    在这一点上,冰雕王国从未有丝毫的改变。

    这就不免让龙人少年疑虑丛生了。

    “就算冰雕王国高层不清楚,至少安丘的那些决斗士是我的一大阻碍。”

    “要是能联系到蓝藻就好了……”

    遗憾的是,随着决斗神国的空间裂缝弥合起来,龙人少年想要感应到蓝藻已经是相当困难了。

    “总会有机会的。”

    龙人少年一方面对蓝藻,对大个子,对雪鸟港都保持着关注,另一方面则在等待舆情发酵。

    主要是等待里间家族、静香家族的后续反应。

    他虽然已经决定,要独自吞下坐骑魔药的全部收益,但也不想直接硬干。

    直接硬来的阻力会很大,远不如在这个过程中,装作合作姿态,麻痹外部势力,或许还有可能挑起外部势力的相互消耗,减轻他最终的阻力。

    一天后,龙人少年没有等到静香家族、里间家族的使者,而是一个他意想不到的邀请。

    “哦?龙蒙派人专门邀请我去和他见面?”

    龙蒙!

    决斗士中的第一人,这是整个冰雕王国公认的黄金级战力第一。

    他自然是本届国典大决斗的冠军的最大热门。

    龙人少年更知道,龙蒙的大名就雕刻在安丘山巅的某个墓碑上。

    他还清楚,龙蒙实力相当强劲,就算鱼人形态,也没有必胜把握,得真正交手才能确定。

    这就更别说,他现在的龙服身份了。

    “龙蒙为什么邀请我?他的目的是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