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云烟神帝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不请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当红婈刚返回客栈房间,便听见有人在敲她的房门。

    只见她微微侧目,轻抬玉手,房门便自动打开。

    门外之人正是南宫亦。

    红婈知道这个少年一路跟随她到客栈,她并没有想隐藏自己的行踪,只是,不想过于碍眼。

    然而,对于监视和跟踪自己的这个人,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因为,以她的修为境界,早就已经察觉到,这个少年根本没有任何修为,只是她心中好奇对方的真实身份。

    “姑娘,你好,在下冒昧打扰了,还望见谅!”

    南宫亦彬彬有礼的抱拳向红婈开口道,他并没有擅自踏进红婈房间半步。

    “嗯,请进吧!”

    红婈忽然显得很温婉随和,完全没有了刚才在人群当中时,满身无法掩藏的杀气。

    她之所以“带他”过来,就是想知道这个少年的身份,至于他为什么跟踪自己,或者想干什么,红婈完全没有兴趣知道。

    “姑娘似乎与当今王后有关?”

    南宫亦开门见山的说道。

    他这虽然是在试探着询问,但也是某种暗示,看红婈会不会有所警觉,这样他就能很轻易的对自己的判断做出结论。

    他很擅长察言观色,尤其是像红婈这样的,一看就是个涉世未深的懵懂少女。

    “请问,你是什么人?”

    红婈蹙眉质问道。

    “在下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姑娘难道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行刺杀之举吗?”

    南宫亦这句话是在更进一步的试探红婈,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绝美少女是怀着一颗复仇之心来到京都的。

    她那精致的美眸之中,不时闪过的怨恨与愤怒,都被南宫亦细心的捕捉到了,尽管她在极力的掩饰。

    然而,南宫亦心中所有的猜想和谋划在红婈看来,都是完全多余的。

    因为,红婈才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想这些,她根本不在乎,她只是想知道这个身怀皇室血脉的少年人是谁。

    红婈见他不肯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也没有耐心与他多费口舌,便背过娇躯,清冷的说道。

    “既然你不愿意表明自己的身份,那便不要来管我的闲事,实话告诉你,我要杀谁你都没有能力阻止我,请回吧!”

    南宫亦见红婈如此决绝,也不指望再能劝说她,况且,对方既然敢孤身前来南越帝都寻仇,想必并非一般柔弱女子,如果令她恼怒起来,要对自己动手,那他也没有自保之力,遂即便转身离开了。

    南宫亦跟来与红婈见面,虽然红婈并没有明说,但南宫亦认为,这个姑娘要刺杀的对象是国主南宫朔,却是极有可能的。

    南宫亦知道十五年前,父皇是被南宫朔逼宫杀死的,这次,如果他所料不错,这个姑娘是要刺杀南宫朔,那正好替他报仇了,他本应该高兴才对,可是,他内心里又不愿意,因为此事如若真的发生,那南越帝国又将陷入混乱,黎民百姓遭苦受难,这是他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最终,他在思想的深度纠结与矛盾中选择了提前写一封信给姑姑林萱。

    是的,这就是他的选择!

    ......

    是夜!

    圆月高悬,王宫中一片静谧与祥和。

    而在宫中恢弘的阁楼与曼妙的亭宇之间,红婈轻装前行,不多时,她便找到了林萱所在的寝宫。

    红婈只是想在杀死南宫朔之前,先来偷偷的看看自己的亲生母亲,因为,等到她手刃了南宫朔之后,恐怕再也无法看到母亲平静的样子了吧。

    然而,当红婈刚刚靠近到林萱寝宫的窗前,便发觉室内有两个人。

    红婈侧目凝望。

    只见南宫朔与林萱侧对窗户,南宫朔从身后双手环抱着林萱,二人一副亲昵爱恋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在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夫妻,倒是如一对新婚璧人,神仙眷侣似的恩爱异常。

    这一切的情景都被红婈看在眼里,随即绣眉微皱,心中生出一股愤恨。

    转念回想起十五年前就已经被害死的父亲南宫震,再看看眼前二人的亲昵姿态,红婈顿时怒火中烧,娇喝一声,一剑破窗而入,直刺南宫朔背心。

    只是,一刹那之间,林萱猛然回首,立即将南宫朔护在身后,喝止道。

    “婈儿,不可!”

    但是,由于红婈满怀怒气,出手果决,七彩天凤真火已经先剑光一步冲向南宫朔。

    然而,红婈却没料到,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林萱用自己的身体为南宫朔遮挡,红婈收手不急。

    一道火光剑气直接贯穿林萱左肩,随后,二人都被火焰冲击震退到数丈之外,跌倒在地。

    红婈发现误伤到母亲林萱,急忙跃身上前,扶起林萱检查伤势,并赶紧给她服下了一颗清元丹,然后,立即调运玄力替林萱疗伤。

    而一旁的南宫朔则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当他看到红婈的时候也是一惊,红婈与林萱在一起的时候,两人容貌极其神似,若不是林萱提前告诉他红婈会来,他也无法相信,红婈都长这么大了。

    但是,当他刚欲开口,却被红婈怒目而视,喝道。

    “你闭嘴!”

    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得愣愣杵在原地。

    这时,林萱慢慢醒转过来,她缓缓的睁开眼眸,红婈立即将母亲靠在自己胸前。

    林萱艰难的抬起染满鲜血的右手,轻轻的触碰到红婈那绝美娇艳的脸颊上,她已经等候了十五年,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女儿,心中无比的喜悦,颤声对红婈说道。

    “婈儿,你终于回来了,娘亲想你想的好苦。”

    “可是,娘亲,你为什么要护着这个凶手!”

    红婈十分不解,但满脸心疼的问道。

    “婈儿,不许这样和你父皇讲话!”

    林萱有点勉强的说道,红婈刚才那一剑对林萱的伤害极大,以至于她此时连讲话都变得有些艰难。

    “娘亲,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孩儿不明白。”

    红婈看着林萱痛苦而又喜悦的表情,心中十分难受,娘亲对自己的想念和爱怜如此之深,而自己却莽撞行事,将母亲伤成这样,不由的心中一酸,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林萱稍稍缓过神来,放下手臂,然后轻声叹道。

    “婈儿,你不知道,娘自幼便与晋王和宁王一起,彼此间感情都很好,只是,随着我们渐渐长大,宁王他更热衷于权势以及国主之位,而娘亲则更希望将来的生活能够平平淡淡,晋王他心性温和,纯良,所以娘亲更倾心于他,他亦视娘为此生之所爱,我们情投意合,两厢情愿,那个时候真的是无忧无虑。”

    林萱虽受伤极重,气息奄奄,但眼眸之中仍然透出一丝亮光,或许,此生那是她唯一真正快乐,无忧无虑的一段时光。

    “那既然如此,你又为何嫁与父皇?!”

    林萱微微叹了口气,身子略微有些发抖,红婈不自觉的抱紧了一些林萱。

    “婈儿啊,娘亲没有办法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也没有能力选择自己所爱的人,如果可以,娘亲但愿自己生活在一个普通人的家庭里,这样就不会受到各种各样无法左右的事情摆布,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无助与悲苦。”

    至此,红婈如何还能不明白娘亲当年的处境。

    父皇继位,林氏宗族迫于国威,将娘亲送入宫中,他们从来没有考虑过娘亲的感受,只是将她当作是一件工具,送给国主,以此来维持宗族在南越帝国的权势地位,或许他们都是不得已而为之吧......

    可是,无论如何,父皇毕竟是父皇,他被人杀死,作为亲生女儿,为父报仇都是天经地义的!

    随即,红婈将目光投向一旁的南宫朔,眼眸之中凄厉阴冷,杀意弥漫。

    “婈儿,你不能杀国主!”

    林萱发现红婈眼中的杀意急忙阻止道。

    “但是他杀了我父皇!作为女儿,我怎能不为父皇报仇?”

    红婈不解的问道,她看到母亲这般的维护这个杀害自己父皇的凶手,心中十分的痛苦,但是,她的手仍然紧紧的握着宝剑。

    她低头凝望看着母亲的双眼,语气清冷的问道。

    “娘亲,你难道就没有对父皇有过一丝愧疚吗?”

    “我......可他是......”

    “他怎么?难道就因为他是娘亲所爱,父皇便该死吗?!”

    “不!因为他才是你的亲生父亲!”

    林萱用尽气力,终于说出了这句让她曾经痛苦万分的话,她虽然自始至终爱的都是南宫朔,但是,正如红婈所说的,她对南宫震的愧疚是她这一生都无法再弥补的。

    红婈忽然听到林萱说出这句话,也是惊愕不已,呆坐在原地,一时之间,茫然无措。

    自己来为父皇报仇,竟差点杀死自己的真正父亲,这也太令她难以接受了!

    那南宫震原来不是自己的父皇,而自己以为的杀父仇人却是自己的父皇!

    红婈思绪有些凌乱,这些事情让她一时之间全部接受,实在是有些困难。

    然而,林萱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她瞬间陷入到了无尽的绝望之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