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云烟神帝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身陷险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面对此时一触即发的局面,青丘向卫羽沉声说道。

    “如果你不反对的话,那第一场我就请红婈姑娘代表神殿向白成长老领教一下?”

    卫羽闻言没有立即答复,而是陷入了思索。

    他深知白成现在是有着星辰四阶的修为境界,而红婈才不过是星辰二阶罢了,尽管她可能在天炎山脉之中获得了某种奇遇,但是卫羽料想白成只要全力以赴,那红婈必然是没有获胜的机会。

    然而,为了以防万一,卫羽在答允青丘的提议之前将白成叫到自己跟前,低声向他交代了几句。

    只见白成一脸凝重的点头答道。

    “放心吧大哥,我不会再大意了,你就等着看我怎么亲手将她杀死吧!”

    卫羽在听到白成的这话之后,心中稍稍安心,于是,他转头向青丘说道。

    “如你所愿,白长老接受挑战!”

    随即,卫羽又把目光投向红婈,语带戏谑的笑道。

    “可惜了姑娘你姿色如此出众,却非要来趟这浑水,那也只能是自取灭亡了!”

    红婈对卫羽这样一幅无耻的嘴脸很是厌恶,于是她不耐烦的娇喝道。

    “要打就打,说那么多有什么用!”

    “好!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白成见红婈如此的目中无人,他也是怒火中烧,恨不得立马将红婈击败,看着她跪地求饶的样子方才解气。

    然而,这时只听青丘冷声说道。

    “那就请诸位随我一同前往神殿生死台!”

    ......

    片刻之后。

    神殿生死台前。

    这里是一处约莫百丈方圆的宽阔石质广场,广场四周立有十根巨大石柱,并且这十根石柱相互之间都被两道碗口粗细的铁索相连,宛如一座雄浑无比的天地囚牢。

    而在这生死台两侧,都设有一处高出地面很多的巨大圆形平台,所有人只要站在这两处平台之上,就能够将下方生死台上的一切尽收眼底。

    此时,青丘正傲然伫立于北侧的圆形平台上,她身后所站的那些家族势力首领自然也都是选择支持神殿的人。

    同样的,与青丘相对而立,位于广场南侧平台之上的所有人都是卫羽以及长老会的追随者。

    凡是今天到场的人,在这个时候都不得不确定自己的立场,因为这里只有两处平台。

    卫羽回身扫视了一遍众人,得意的笑道。

    “我会让你们所有人都知道,今天你们所做出的选择是有多么的明智!而且,我向你们保证,日后的东荒一定会属于在场的所有人!”

    随即,他缓缓收回目光,脸色阴沉的眺望着对面平台上的那些敌人!

    而青丘虽然与他相隔百丈,但是,对于他们这种已经突破了星辰五阶的修行强者来说,这点距离完全不影响他们的正常交谈。

    所以,青丘此刻神情淡漠的说道。

    “你这么早就向他们许下承诺,看起来也不太明智!”

    “呵呵,希望等下你我交手之后你还能如此的自信!”

    卫羽毫不示弱的冷声答道。

    然而,就在这时,卫羽却听见青丘身旁的南宫云语带戏谑的笑道。

    “你还是想想下一场派谁来送死会比较好,因为我很担心你如果接连输掉前两场的话,会不会把自己说出来的话又给吞回去,那个样子一定会很滑稽,而且无耻!”

    在听到南宫云的这番讽刺之后,卫羽顿时怒意横生,不过他这时也惊觉到南宫云居然能以星辰二阶的修为介入到他跟青丘两人的隔空交谈之中,显然,他身上一定还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同时,南宫云的这句戏谑之言倒也提醒了他一件事情,那就是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连输两场!

    不过,就在这时,只见北侧高台之上红婈的倩影宛如一道红色闪电,顷刻之间就出现在了生死台上,随后,便听到她娇喝一声。

    “白成,出来受死!”

    随着红婈的话音落下,白成也从对面的高台一跃而下,然而,等他刚落地还未站稳身形,红婈的玄力气刃就已然向他迎面斩来。

    白成还来不及反应就立即抽身后退,拉开距离之后翻身再度跃起,躲过红婈的那一道强劲的玄力攻击。

    身在半空的白成举目扫视场中,可他却发现红婈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原地,同时,他敏锐的感觉到自己的头顶上方有一团炙热的炎火气浪正在落下。

    白成随即冷哼一声,运起自身玄力径直自下而上想要破开那一团炙热冲击。

    只是,令白成没有想到的是,当他的玄力气劲刚一接触到头顶上方的那团炙热气息,他自己四周的空气便瞬间燃烧起来。

    白成大惊之下,立即收回玄力在自己的周围先凝成了一道保护屏障,用来隔绝这些奇怪的火焰侵袭。

    但是,由于他人在半空,脚下无处借力,而且头顶上方还不断受到红婈的强劲玄力压迫,所以,他只得任由自己的身体自由下坠。

    白成本想等到他落地站稳身形之后,再以自身浑厚的玄力破开红婈的先手攻势。

    然而,红婈却哪肯给他还手的机会,随即,只见她催动更加猛烈的炎阳之火径直冲向生死台广场的地面,瞬间将白成脚下数十丈范围之内的区域全部点燃。

    白成万万没有料到红婈不但选择先手抢攻,而且她自身所具有的奇特火焰竟然能够无视自己的魂力封锁,后发先至阻止了他想要落地借力反击的后招。

    可是白成毕竟是一名星辰四阶的修炼强者,他的临敌战斗经验是要远远的胜过红婈。

    所以,在他被红婈逼迫到这种近乎绝境的地步后,他便立即选择收回全身所有的玄力,并且径直向着侧面生死台边沿的巨大石柱上轰击而去。

    伴随着一声闷雷炸响,那根巨大的石柱上出现了一道极深的凹槽,而白成则借着这道反冲之力,侧向飞身脱离了红婈自上而下的炎火覆盖攻击。

    见到白成居然能够用这样的方式逃离自己的全力一击,红婈自知再想有这样的先手优势是不可能了。

    因为早在她还未和白成交手之前,南宫云就叮嘱过她,一旦动手,就必须要先手抢攻,凭借着她自身炎阳之火的强势以及白成对这种火焰的陌生,她必然能够占得先机。

    并且,只要自己取得气势上的压迫,那还未等到白成反应过来,她或许就能趁机重伤到白成。

    如果得手,那接下来再与白成进行魂力对抗就会变得势均力敌,从而抹除她与白成在境界修为上的差距。

    然而,这一切虽然计划的很完美,可是,白成毕竟不是一跟木桩,他不但心思机敏,而且懂得随机应变。

    在这一点上,就连此刻站在的高台之上的南宫云都不得不承认,而他同时也渐渐替师姐感到有些担心。

    因为白成一旦反应过来,那他肯定也会意识到师姐选择先手抢攻,就说明她根本没有信心能够在硬实力对抗上战胜自己。

    果然,白成在飞身掠到一旁之后,转过身来一脸阴险的冷笑道。

    “好霸道的火焰攻击,若不是我反应够快,恐怕此刻就算是不死也会受到重伤,你这贱人,下手倒是狠辣无情!

    不过我白成在此发誓,你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而且,接下来我会让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无耻狗贼,受死!”

    红婈闻言,娇斥一声,便飞身全力向白成攻击。

    然而,白成此刻已经镇定下来,凭借着他比红婈高出两阶的修为,白成从容的点起脚跟,飘身后退得到十丈开外。

    红婈见自己一击不中,立时怒火中烧,又再度向白成发起火焰猛攻。

    只是,白成却一味的凭借自身修为优势,不与红婈正面对抗,而是不停的躲闪,消耗着红婈的玄力。

    不多时,红婈追击白成的脚步果然缓慢了下来,并且她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可以一直对白成释放出炎阳之火。

    这时,站在高台之上的青丘绣眉微微皱起,因为她能清楚感知到红婈的魂力波动正在减弱,同时,她体内的玄力由于过度消耗,已然是有些枯竭的征兆,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白成一旦选择还手,红婈恐怕会凶多吉少。

    随即,她有些担心的向身旁的南宫云说道。

    “红婈姑娘心性太过刚烈,她这样下去,恐怕会上了白成的当!”

    南宫云闻言,也是十分忧虑的答道。

    “我刚才特意叮嘱过师姐对付白成一定要先手抢攻,凭借着师姐自身灵火的诡异,她一定能够重伤白成,到时候我们赢得第一场就十拿九稳了。

    但是,现在我却没想到白成居然如此的老奸巨猾,用这样的方式躲过了师姐的全力一击,现在看来,师姐想要再战胜他或许就不太容易了。”

    南宫云说完便长叹一声,神情关切的看向场中还在不断追击白成的师姐。

    青丘听到南宫云这样一说,顿时也有些忧心的说道。

    “我原以为红婈姑娘获得了天炎山脉之中的旷世奇缘,凭借着这种神奇的异火相助,可以与白成一战,如今看来却是我太低估了白成的实力。

    只是,你们本来是神殿的客人,如今却迫不得已的卷入到这场纷争,要是再为此丢了性命,我会无法原谅自己的。”

    青丘说道这里神色已经变得颇为不安,因为她十分担心红婈会遭遇不测,而南宫云这时却转过头,语气冷厉的说道。

    “我不会让她有事的,如果师姐有危险,我一定会出手护她周全!”

    青丘闻言,娇叹一声说道。

    “原本只要是上了生死台就必须要听天由命,外人不得干预,否则不但是会激起众怒,而且首先干预的一方会被默认为是认输。”

    南宫云在听到青丘的这话之后,有些不悦的说道。

    “认输总比师姐丢掉性命要强,况且我们之后还有两场比试,也未必就会输给他们!”

    青丘见南宫云对红婈的安危十分在意,于是也只能无奈的说道。

    “希望接下来会有转机吧,如果实在不行,我会亲自出手的,你放心吧!”

    然而,就在青丘的话音刚落,只听见对面忽然传来卫羽的冷笑声。

    “女君殿下莫非是忘了,既分高下,也决生死可是你说的,而且,生死台比试从来都是以生死论输赢,我劝你还是不要破坏这千年以来生死台上的铁律。

    更何况还有老夫在这里,你想要肆意出手干预白长老杀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怕是也不太可能!”

    面对卫羽的出言嘲讽,青丘和南宫云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们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救得了红婈,然而,南宫云这时却有些情绪失控的向场中的红婈喊道。

    “师姐,你千万要冷静啊,不要上了他的当!”

    只是,场中已经失去理智的红婈对于南宫云的劝说充耳不闻,她仍旧奋不顾身的向白成一次次的发出玄力攻击。

    甚至此时的白成已经用不着在每次躲闪的时候都后退到那么远的距离,同时,他也能清楚的感应到红婈的玄力已经快要枯竭,是该他还手的时候了。

    然而,高台上的卫羽见到南宫云和青丘都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并且场中的形势也完全落入了白成的掌控之中。

    于是,他嘴角露出一抹阴险的冷笑,向着场中的白成说道。

    “白长老,这女子如此的娇艳欲滴,你可不能让她那么容易的就死去!”

    白成闻言,心领神会的答道。

    “哼!我会慢慢的将她折磨到死,让那些还心存侥幸的人知道,和我们作对是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你!”

    已经有些力不从心的红婈愤怒的指着白成,但是她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一张美艳的脸颊气的通红。

    而白成见状,却一脸邪恶的对她说道。

    “你长得这么美,我还真是不舍得杀了你,要是能留着给我享用,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无耻狗贼,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碰到半分!”

    “哦?是嘛!那我还就非要先碰一碰你不可!”

    “你敢!”

    红婈此刻怒容满面,她恨不得立即将这个无耻之徒碎尸万段,但是由于她自身的玄力透支的太厉害,以致于她的娇躯此刻都是有些站立不稳。

    “接招!”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白成大喝一声飞身扑向已然筋疲力竭的红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