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云烟神帝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三章 胡狼的布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听到喝止,胡豹感到有些诧异,因为他没想到自己只仅仅杀了几个人,胡狼就按捺不住了,于是,他一脸不屑的笑道。

    “怎么,心疼了?还是你对她也有兴趣?”

    胡狼扫视了一眼快要窒息的木凝霜冷冷的说道。

    “你都已经杀了三个,要是我还装聋作哑的话,那就不是胆量的问题了。”

    “哦,这就有意思了,难得你也有为猎物着想的时候,我倒是没看出来,你胡狼还有这份慈悲心肠。”

    面对胡豹的挑衅,胡狼本不想再与他争执,但若他继续这样下去,即便抛开利益不谈,他这组织二把手的脸面也拉不下来。

    所以,胡狼针锋相对的说道。

    “如果把死去的这几个都算到你的账上,我就没什么意见!”

    胡豹闻言勃然大怒,只见他豁然起身,将木凝霜扔到一旁对胡狼吼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刚才你亲口说过的话都是在放屁吗?!”

    听到胡豹的辱骂,胡狼并不生气,只冷冷地笑道。

    “这就忍不住了吗?你也太沉不住气了。”

    胡豹顿觉诧异,脸色微变。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听胡狼淡淡的说道。

    “没错,你的确是比我入伙早一些,但是组织里你也未必就是资格最老的,凭什么就没人可以取代你。

    再说了,那帮老家伙都只管收钱,根本就不在乎是谁出去为他们卖命,所以,你能做的事情我也能做,而且我还会做得比你更好。”

    胡豹到现在才明白,原来处心积虑想要算计对方的并非只有他一人,胡狼这分明就是早有预谋,不过,对于拥有绝对实力的他来说,胡狼这就是在找死!

    “你是不是太天真了,居然想取而代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不过才刚刚突破武道二阶,难道就这么急不可耐地想找死吗?!”

    对于胡豹赤裸裸的威胁,胡狼仍然保持镇定,这并非是因为他小瞧胡豹实打实武道三阶的修为实力,也不是他有把握胡豹不敢杀他,而是他在赌!

    没错,胡狼在赌命!

    他谋划这个杀局已经太久了,久到连他自己都快要忘记,当初究竟是什么样的勇气让他开始了这个计划。

    只见胡狼这时突然笑道。

    “没错,我就是在找死!不过,我猜你一定想知道,我为什么要找死。”

    “不!我不想知道,因为等你死了以后什么都不重要了!”

    话音未落,胡豹整个人已经化作一道弧光,径直斩向胡狼头顶,他这是要取胡狼的项上人头。

    胡豹虽然拥有绝对的修为优势,斩杀胡狼不在话下,但是身为掠夺者,多年血雨腥风的亲身经历告诉他,对付最主要的敌人,必须要全力以赴,一击必杀,否则,任何一个不应该出现的失误,都有可能会导致整个任务失败。

    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在最短时间里杀死胡狼,无论用什么方法,不惜一切代价,不计任何后果,这就是作为一名掠夺者的生存法则。

    然而,弧光闪过,胡狼的项上人头并未落地,但是他的身上却有血,只不过这并不是他的血。

    胡豹这时难以置信地缓缓转身,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胸部,因为那里此刻赫然出现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血洞。

    “这不可能!你明明只有武道二阶,比我差了整整一个境界,怎么能伤得了我!”

    胡狼闻言也同样转身,只是他脸上逐渐露出了阴邪的笑容。

    “现在你应该有兴趣听我讲故事了吧!”

    胡狼似乎是因为刚才胡豹没有满足他将自己的秘密全盘托出而感到十分不爽,是以现在他并不急着杀死已无还手之力的胡豹,而是要继续之前的话题。

    胡豹胸口的鲜血还在不断地涌出,如此下去他恐怕难以支撑到胡狼把话说完,为了配合胡狼,他立即用手掌按压在胸前,随着掌心的魂力吐出,胡豹胸口的血洞瞬间收缩,止住了不停流淌的鲜血。

    “你不妨在身后的石头上歇息片刻,因为关于你将会被取而代之的这个故事很长,我怕你还没听完就死了,那多没意思。”

    面对胡狼的提议,胡豹不置可否。

    然而,他现在的状况并不支持他与胡狼计较这些,所以,胡豹微微点头后退了几步,将重伤的身体靠在巨石上,勉强说道。

    “请开始你的表演吧!”

    胡狼闻言冷笑道。

    “表演?不错,一直以来我都是在演戏,为的就是能有今天,你知道吗?我等今天已经等了一百多年!可是你,却让我所有的计划变得毫无意义,所以,你真该死!”

    说到这里,胡狼似乎回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事,只见他神色黯然地叹道。

    “你一定想不到,我从十几年前就开始计划怎么宰了你,可是那个时候你的声望如日中天,而我却还籍籍无名,又怎么敢对你动手,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九州大陆有那么多地方,联盟却偏偏又把我们的猎场划分到了海天大陆,这还真是造化弄人。”

    “哦,那又怎样?”

    胡豹适时的提问令胡狼感到非常满意,因为他最怕被人瞧不起,也最恨被人轻视。

    所以,胡狼这时忽然有些欣喜的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你绝对想象不到,在一百三十多年前,我几乎做梦都在想怎么才能把海天大陆连根拔起,尤其是海天大陆第一势力的木家。

    如果那个时候不是因为九州联盟对我们狩猎有所限制,我肯定会把木家所有人全都挫骨扬灰,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听到这话,胡豹微微有些动容,因为他没想到胡狼与海天大陆居然还有这么深的仇恨。

    可是果真如此的话,胡狼又为什么要阻止他杀木家的人,他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难道胡狼真的只是因为他会少拿一些酬金,这个理由显然无法令胡豹信服。

    看到胡豹疑惑的表情,胡狼更加兴奋的说道。

    “你知道我第一次领命去海天大陆狩猎时是有多高兴吗?可是,当我真正的踏上了海天大陆之后,一切却都不一样了。”

    说到这里,胡狼的神色忽然转喜为悲,甚至看起来有些痛苦。

    “有什么不一样?”

    听到胡豹的提问,胡狼缓缓的转过头,看向倒在一旁正在望着他们二人瑟瑟发抖的木凝霜说道。

    “也许她的体内也流淌着和我一样的血脉!”

    “你这是什么意思?”

    胡豹越发奇怪,这胡狼究竟在胡说些什么。

    然而,胡狼会回答他的疑惑,因为胡豹看得出来,他被埋藏在心中的怨恨压抑了很久,已经到了不得不释放的时候。

    不过,让胡狼继续陷在自己的回忆里或许是他唯一能够活命的机会,所以,胡豹当然不能放过,因此,他要继续提问,为自己争取足够的时间。

    胡狼这时面容变得有些扭曲,一脸痛苦的说道。

    “两百年前,就是海天大陆木家带人入侵我们东方神州,他们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甚至就连不懂修行的老弱妇孺都不肯放过。

    那个时候我才刚突破星辰境没多久,在她们木家众多高手面前,我根本就无力保护不会修炼的妻子和女儿,后来若非我狠下心肠,舍弃妻女独自逃命,可能早就成了他们的刀下亡魂。

    然而,世事无常,报应不爽,我凭借心中对海天大陆木家的怨念用了足足六十多年的时间,终于突破了武道境。

    可是当我有能力报仇的时候却得知,云海大陆居然受九州联盟庇护,这让我如何能够甘心。

    所以,我千方百计地加入九州联盟,就是要向海天大陆复仇,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即使要再等六十年我也心甘情愿。

    只是这一等就是一百多年,等我终于有机会向木家寻仇的时候,我的妻女竟然早就变成了木家的族人。”

    说到这里,胡狼看向木凝霜的眼神中充满复杂而又难以捉摸的感情,只听他继续说道。

    “有的时候我真恨不得将她和他们所有人的血都吸干,因为他们木家根本不配拥有与我相同的血脉,他们都是一群杂种,是一帮下贱的猎物!”

    胡狼的语气十分阴冷,听到这话的人更是如临深渊,而那些木家的人此时个个心如死灰,因为他们无法想象,接下来胡狼会怎样将他们折磨致死。

    原本他们在看到胡狼与胡豹发生火拼之后还暗自庆幸,这两个恶魔如果能两败俱伤,那他们就有勇气逃走了。

    只是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木家所有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路上用极其残忍的手段杀死三个女孩的胡豹居然还不是最可怕的。

    此时,木家的人群中已然隐隐听到有人在忍不住的抽泣,既有女人的声音,也有男人的......

    胡豹从他这话中听出了一些端倪,想必后来胡狼与这海天大陆的木家仍然还有纠葛,否则,他不会对一百多年前的事情这么清楚。

    于是,胡豹冷冷地说道。

    “以你我的修为,完全可以舍弃自身血脉,当然,你也可以剥夺那些原本不属于他们的血脉,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做到,而且现在就可以从她身上开始。”

    说着胡豹把目光转向了一旁的木凝霜,他是在试探胡狼,也是在暗示他,讲故事最好也要讲诚信。

    然而,胡狼并没对木凝霜出手,只见他忽然有些怜惜的看着木凝霜说道。

    “虽然我很想把你碎尸万段,但是现在我却又不想动手了,这倒不是因为你是我的远方血亲,而是因为你们帮我做到了我想做的事,所以,你们至少可以活着到北山矿场去做矿奴。”

    木凝霜不明白胡狼这话是什么意思,而且她也从没帮胡狼做过任何事情,甚至在他们木家被灭门之前,她都从未和胡狼见过面。

    不过这时,胡狼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心声,只见胡狼笑着继续说道。

    “你忘了吗,你们木家可是有几十个像你一样年轻漂亮的女子,为何我却只留下你们十几个?”

    面对胡狼的提问,木凝霜不敢不回答,因为在这个喜怒无常的恶魔面前,她稍有不慎可能就会死的很惨。

    所以,木凝霜强自压下心头的恐惧,战战兢兢的答道。

    “因为我们幸运,而且不敢反抗。”

    “不!你完全说错了,你们一点都不幸运,那些被我们直接杀掉的女孩才是最幸运的,因为她们死了之后就一了百了,也不用再忍受以后无尽的折磨,而你们才是最惨的。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你们之所以能活下来,恰恰是因为你们的眼神中充满了不甘,还有不愿屈服的意志!”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到木凝霜脸上那既恐惧又疑惑的神情,胡狼一脸邪气的笑道。

    “我的意思是说,我就是要利用你们这样敢于反抗的意志,来完成我杀掉胡豹计划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哦?不妨说来听听。”

    这时,靠在巨石前的胡豹开口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