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云烟神帝

章节目录 第三百四十四章 魂力泛用真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云烟并不反感苏萱为自己设下的“桃色陷阱”,因为她毕竟也付出了真心。

    而且,云烟隐隐觉得,自己与苏萱之间注定是会发生些什么,只是这种有关宿命与羁绊的感觉令他有些不适。

    云烟也说不上来他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按理说能够预见未来也算是一种天赋,但是云烟却发觉自己对于注定的未来有种莫名的抗拒。

    苏萱见云烟忽然沉默不语,便又笑着问道。

    “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不妨都说出来。”

    云烟从沉思中缓过神来,摇了摇头说道。

    “我发现自己知道的越多,心中反而越混乱,可能是我还没有做好迎接这一切的准备吧。

    不过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不会反悔,这点请你放心,至于你送给我的这些礼物,我会按你说的全部都接受。

    接下来我想先和颖儿返回北山矿场,然后再闭关一段时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就不用再隐瞒我们之间的秘密了。”

    “你是说到时候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宣布你是我的人了?”

    苏萱这时两眼放光,因为她没想到云烟这么快就想通了,然而,云烟听到这话之后一脸黑线。

    “呃......我的意思是说到那个时候,我愿意以珍宝师的身份加入拍卖城。”

    “这不是一样的嘛,拍卖城本来就是我的,你选择加入拍卖城就等于是我的人了。”

    听到苏萱的解释,云烟依然不同意她的说法,只听他坚持说道。

    “这不一样,难道朱总管和常执事也是你的人吗?”

    苏萱闻言脱口而出。

    “那当然不是了。”

    可是她立刻就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不知不觉中又被云烟给绕进去了,只见苏萱脸上顿时露出少见的娇羞神态。

    “好吧,算你赢了,我说不过你,但是我得提醒你一件事情,那就是北山矿场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而周苍也同样一点都不简单。

    所以,你选择返回北山矿场如果只是为了周颖,倒是没有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因为他们毕竟是亲兄妹。

    我想周苍再怎么心狠手辣,他也不会把自己的亲妹妹怎么样,而你可就不一定了。

    其实,只要你愿意,完全可以留在拍卖城,起码在这里没有人敢伤害你,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苏萱真诚的目光让云烟感慨良多,而且她的建议也非常正确。

    因为之前孟紫柔虽然答应了苏萱不会动他,但是以孟紫柔的性格,她又怎么会咽得下这口气。

    所以,云烟毫不怀疑,他只要敢离开拍卖城的势力范围,就一定不会再安宁了。

    可是云烟最终还是决定信守承诺,因为他答应过周颖的事情就一定要办到。

    看见云烟坚定的表情,苏萱已经猜到了结果,于是她有些失落地说道。

    “看来你还是放不下周颖,不过这也证明你是一个遵守诺言的人,所以,你尽管去完成自己对她的承诺吧,我会一直在拍卖城等你的。”

    云烟听到之后脸上露出一抹窘相。

    “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发现云烟想要纠结这个问题,苏萱连忙叉开话题。

    “我们谈了这么久,难道你就不想先看看我都送了你一些什么礼物吗?”

    云烟一听捧起手中的玉佩,很仔细地扫视了一眼便开口道。

    “这些东西对我都十分有用,只是这方药鼎也太大了吧,几乎占去了大部分的储物空间。”

    苏萱一脸疑惑地问道。

    “玉佩里面的东西你都看过了吗?”

    “是啊,只是这些天阶战技我还没有仔细研究,不过想来也都是一些精妙的拳脚功法,对于我进一步熟练运用武道之力会有很大的帮助,所以,我还得谢谢你的一番心意。”

    听到云烟侃侃而谈,苏萱却一句也没听进去。

    因为她真正好奇的是云烟怎么会对极品珍宝如此熟悉,就算他懂得炼器之道,那也不至于现在就有极品珍宝师的修为。

    所以,苏萱能想到的理由,就只有云烟从前就用过不低于极品珍宝层次的法器。

    于是,她饶有兴趣地问道。

    “这枚玉佩可是一件极品珍宝,而你却能在一瞬间就掌握开启和运用的方法,这倒是让我很纳闷。

    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就掌握了炼制极品珍宝的技巧,那样的话姐姐我可就更不放心你独自离去了。”

    “呵呵,那倒没有,炼器之道虽然不像修行这样艰难,但是想要在数月之内就从初级层次晋升到巅峰珍宝师也不太可能。”

    听到这话,苏萱才将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不过云烟也不打算隐瞒苏萱,因为以苏萱的真正实力,她自然不会对自己拥有一件下品灵器感到无法接受。

    所以,云烟翻过左手,用拇指轻轻地摩擦着无名指的指根,片刻之后,苏萱惊奇地发现云烟的无名指上佩戴着一枚奇特的指环。

    以苏萱的见识,她很快便猜到这是一件储物法器,只是由于云烟刻意在这枚指环上加注了一道隐形器纹,因此,苏萱才一时难以分辨这究竟是属于什么层次的法器。

    苏萱的阵道修为不弱,所以她更加好奇的是,云烟究竟用了什么方法,才将这件法器隐形的。

    “我说你藏得可真够深的,我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件下品灵器,不过你倒是挺机灵的,懂得这种宝物不能示人,我看你要是再笨一点的话,说不定现在连小命都没了。”

    “呵呵,其实之前我还真不知道灵器在天空之城这么珍贵,倒是颖儿提醒过我,不能让人发现我有这件灵器,怕因此给我招来杀身之祸。”

    云烟毫无防备的坦诚让苏萱心生好感,但是她仍然一脸严肃地对云烟说道。

    “周颖说得没错,灵器级别的储物法器在天界格外珍贵,而且只有玄天境以上的强者才能拥有。

    尽管这并不是谁定下的规矩,但却是大家都默认的一种潜规则,我想你也不希望自己因为一件法器而丢掉性命吧。”

    云烟随即点头答道。

    “我会格外小心的,这也正是为什么颖儿想要替我拍下那件储物袋的原因,只是......”

    说到这里,云烟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因为他心知肚明,苏萱当时为什么要从周颖手中抢走那件宝物。

    发现云烟的神情有异,苏萱不禁笑道。

    “一件中级珍宝储物袋里面的空间不过一丈方圆,对你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但是你这件下品灵宝储物指环使用起来又不太方便。

    所以,我这件极品珍宝储物玉佩对你来说,就再合适不过了,而且,这上面还有我留下的特殊印记,也能时刻让我知道你是否安全。”

    听到这里,云烟心生好奇,只见他仔细地打量着玉佩并向苏萱问道。

    “是什么样的印记这么有趣,居然能在法器上留下魂力感应,我倒是很想学一学。”

    苏萱见状坦然答道。

    “这些有关魂力印记的法门,都记录在那本魂力泛用真诀当中,这本功法是我们家族中流传下来的,里面记载着大量有关魂力印记、法器铭文和药石丹经的东西。

    只可惜自我们家族得到这本真诀以来,还从没有人能够通读这本功法,当然,也就更没有人能够学会其中那些五花八门的修行之道。

    不过以我看呐,这本真诀对你来说,却是再合适不过了,我现在真有些怀疑,我们家族中那位前辈高人,可能早在千万年前就预见了,他将会后继有人。”

    听到苏萱越说越玄乎,云烟连忙打断她并说道。

    “这本真诀如此珍贵,那我还是把它还给你吧,毕竟这可是你们家族独有的宝物,我也不好占为己有,否则,那便是对你们家族先辈的不敬。”

    说着云烟便从玉佩中取出那本魂力泛用真诀准备还给苏萱,然而,苏萱却摆了摆手说道。

    “还是算了吧,既然我都已经送给你了,又岂有收回的道理,更何况这都已经过了不知道多少年,我们家族中也没有人能完全参悟这本功法。

    所以放着也是放着,倒不如交给你试一试,如果还是不行的话,至少也没有什么损失,不过,要是你真的做到了,那就权当是帮我完成了先祖的遗愿吧。”

    听到苏萱这话,云烟也不好再推辞,只能将真诀重新收回到玉佩之中,不过,他刚才听到苏萱提起她的先祖好像还有遗愿,于是他便顺口问道。

    “不知道你那位先祖的遗愿是什么,如果我真的有幸成功了,说不定还能帮你完成他老人家的心愿。”

    “这个嘛,我也只是听族中的前辈说过,我们家族中一直流传着两句话,叫做天降孤煞,伴陨而生。

    至于这其中究竟蕴含着什么玄机,一直是我们家族中的一个谜,因此,追寻真相就是我们族中无数位先辈毕生的心愿。

    可是这都过去了无数岁月,他们依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甚至每一代都会有几位先辈因此而误入歧途,最终走火入魔。”

    苏萱似乎对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所以她在讲到这些事情的时候显得很平静,并没有出现痛惜或者难过的神情。

    当然,修行一途人各有志,如果有人为了两句谶言非要强行感悟,最终弄得走火入魔倒是大可不必。

    然而,云烟在听到苏萱的述说之后,他默默地重复了两遍,忽然没来由地说道。

    “这两句话会不会说的是两个人。”

    “什么意思?”

    苏萱有些不解地问道。

    只听云烟接着说道。

    “这两句话从表面上看,好像是在描述一个人,但是你要将它分开的话,好像也说得通。

    只是这孤煞天命多少让人觉得有些悲凉,不过伴陨而生却是让他去寻死,我想人活着不容易,何必要自寻死路。

    所以,这第二句话如果是指另外一个人,那就再好不过了。”

    “为什么?”

    苏萱更加好奇地问道。

    然而,云烟之前的这些解释已经够牵强了,他哪里还能想到更合理的理由,于是,他只得摊了摊手答道。

    “因为另外一个人可能已经死了。”

    “这样也行?”

    “呵呵,我只是猜测而已,若要解开这两句谶言的真正含义,恐怕得要成就无上大能才可以做到。

    如果现在执念太深,反而会步你们那些入魔先辈的后尘,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苏萱虽然不太相信云烟这种牵强的说法,但是她却觉得云烟的解释至少是她们家族这千万年来从未有过的,这也算是一种可能吧。

    随后,她摇了摇头笑道。

    “那就算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

    云烟觉察到苏萱好像并不在意这件事情,所以,他只好转而向苏萱询问最后一件事情。

    “刚才出现在我们隔壁的那个人......”

    还没等云烟把话说完,苏萱就开口答道。

    “她不会再伤害你了。”

    看得出苏萱不愿意再多说有关这个陌生强者的事情,因此,云烟只得缓缓点头说道。

    “那好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