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云烟神帝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八章 我的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待到冯啸将所有人的名字写满了整整七张纸后,他将这份名单恭敬地交给了施小芸。

    看着纸张上密密麻麻罗列出的人名,施小芸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因为她知道这上面的每一个人都该死,可是他们又都与自己无关。

    虽然惩女干除恶,伸张正义是种很高尚的品德,但是这种品德在势力错综复杂的天空之城,未必就能得到认同。

    施小芸唯一无法接受的原因,或许就是她也同样身为女子,对周颖惨遭这样的折磨有些同情。

    「包括小人在内,一共两百零七人,小人不敢遗漏半个字,还请姑娘明察。」

    「两百零七人,半年时间,你们这群禽兽!」

    蓝玥忍无可忍地说道,只见她面容冰冷,双目之中满含杀意,看得出来,她已经不打算放过冯啸了。

    然而,当灰衣男子从施小芸手中接过名单之后,他却无奈地摇了摇头,随后只听施小芸对蓝玥说道。

    「姐姐,我刚才答应过他,只要他写出所有人的名字,就能继续活着。」

    蓝玥闻言摇了摇头答道。

    「那是你的事情,我可没有答应过他,所以,这个畜生今天必须死!」

    施小芸见状有些为难地回身看向灰衣男子,良久之后,她才转头对蓝玥说道。

    「姐姐如果想打抱不平的话,那这份名单上的两百零七人都该死,而他最多也只能排在最后一个。

    可是姐姐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那就是你究竟对周颖了解多少呢,如果我告诉你她是北山矿场实际上的掌控者,你又会怎么想?」

    「北山矿场是什么地方?」

    蓝玥有些不解地看向施小芸,因为她不明白施小芸为什么要放过冯啸。

    只听施小芸继续说道。

    「那是隶属于天阙旗下的一个底层势力,可是由于北山矿场的现任场主周苍不甘心受天阙管理,因此,他和九州联盟之中的某些宫主相互勾结,想要摆脱天阙的束缚。

    至于北山矿场,那里是三重天之内最大的矿脉开采宝地,既然是矿脉开采,自然就需要大量的人力。

    而一般情况下普通人是无法长期待在天空之城的,所以,北山矿场中不计其数的矿奴,都是从下界大陆上抓来的修行者。

    据我所知,北山矿场每年由于各种不知名的原因,会有不下数千人丧命,而这些矿奴死后甚至连一座土坟都不配拥有,他们的最终归宿便是那座矿脉浮岛之下的无尽深渊。」

    「这......」

    听到施小芸的解释,蓝玥顿时陷入了迷茫,因为她的确不了解北山矿场,更加不熟悉整个天空之城。

    发现蓝玥开始犹豫,施小芸又说道。

    「姐姐即便心怀正义,也要选择值得姐姐出手的时机,显然,在姐姐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这件事情之前,你最好先听听小芸的建议。」

    蓝玥一脸困惑地看着施小芸问道。

    「那你的建议是什么?」

    只见施小芸从灰衣男子手中接过那份名单,然后捧到蓝玥面前说道。

    「要么姐姐现在不顾一切将这两百零七人全部杀死,要么就让他们等待本该属于自己的宿命。」

    「他们自己的宿命?」

    「是的,他们的宿命已经无法改变,因为这件事情还牵扯到了另外一个人,我相信只要有这个人的介入,那一切都会变得顺理成章。」

    听到施小芸这话,不仅是蓝玥,就连冯啸也感到有些诧异,因为他们都不知道施小芸到底在说谁。

    为了彻底说服蓝玥,施小芸只得当面将所有事情都讲清楚,于是,她又接着说道。

    「这件事情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听说就在一个月之前,陆天娇已经死在了她的领地之中。

    而后不久便有人承认陆天娇是他杀的,同时,苏萱还向整个天空之城宣布,那个杀死陆天娇的少年就是她弟弟。」

    「什么?苏萱还有个弟弟?」

    冯啸一脸吃惊地看着施小芸,因为自从苏萱十多年前在拍卖城声名鹊起之后,他就从来没有听说过苏萱还有什么弟弟。

    可是施小芸却缓缓点头说道。

    「至少他现在是苏萱的弟弟,而且这个少年正是周颖的男人,尽管这件事情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是苏萱的确已经承认了。

    至于为什么很多人仍然不知道这件事情,我想其中不愿相信,或者自欺欺人的可能会更多吧。

    毕竟作为天界第一美女,与她有关的传闻太多了,谁也不想承认她竟然会看上一个被人玩过的男人。」

    「她怎么可以这样做,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我不相信,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相信的。」

    冯啸忽然有些失神,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悲伤,一个在他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人,如今却选择自己走下神坛,这样的现实让他无法接受。

    尽管冯啸的悲伤对苏萱来说一文不值,但是当一个人毕生的信仰破灭时,比直接毁掉他这个人更可怕。

    看着神情恍惚的冯啸,施小芸把目光转向蓝玥。

    「看见了吧,他这样恐怕比死还难受,我们又何必帮他解脱呢,你可能会觉得这也太荒谬了,可苏萱就是有这样的能力,而且整个天界也只有她能做到了。」

    蓝玥现在不得不相信苏萱的确有她的过人之处,然而,她更在意的是施小芸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和这件事情到底有什么关系?

    因此,蓝玥也不再纠结有关冯啸的事情,只听她淡淡地说道。

    「既然你不让我杀他,那我在楼下等你。」

    说完蓝玥转身离开了房间,而施小芸则回头看了一眼冯啸,语气冰冷地说道。

    「姐姐虽然不杀你,可是我也说过,你以后不许再说话了,包括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知道吗?」

    冯啸闻言立刻点头,施小芸这才满意地朝门外走去。

    「蓝玥姐姐,等等我啊。」

    可是当施小芸离开之后,那个灰衣男子仍然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冯啸望着灰衣男子痴痴地问道。

    「前辈还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吗?」

    只见灰衣男子摇了摇头,冯啸见状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尽管他现在已经心灰意冷,但是当死亡真正临近的时候,冯啸仍然能够感觉到一丝恐惧。

    「看来前辈还是不肯放过我。」

    然而,让冯啸感到意外的是,灰衣男子这次依旧摇了摇头,只是他随后便缓缓张开了嘴巴。

    看到灰衣男子空荡荡的口腔之后,冯啸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只见他神色痛苦的说道。

    「我本就是个废人,何惜再舍弃自己的舌头,只是如此一来,我连叫出她的名字都做不到了,你们果然懂得如何折磨一个将死之人。」

    说完冯啸便缓缓地闭上了双眼,两行热泪伴随着他嘴角溢出的鲜血滑落在地,他是在替自己悲哀,因为从此以后,他除了静静地等死,再也没有任何希望。

    灰衣男子确认了他想要的结果之后便转身离开了阁楼,而施小芸和蓝玥就在楼下等他。

    「现在你总该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了吧。」

    蓝玥直截了当地问道,施小芸随即笑嘻嘻地答道。

    「姐姐难道不相信小芸吗,我们刚才还是一家人呢。」

    蓝玥闻言绣

    眉微皱,一脸无语地说道。

    「我是在问你大叔,他为什么一直都不说话,难道让你一个小孩子胡闹也是他教你的吗?

    再说了,我们什么时候成一家人了?虽然我向你们借了一些钱,但是我并不打算把自己卖给你们。」

    说完蓝玥便把那袋元金原封不动地拿出来放在桌上,很显然,她是不想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搅合进别人的事情中去。

    看到蓝玥这样做,施小芸顿时坐不住了,只见她立刻起身坐到蓝玥身旁并拉着她的手央求道。

    「姐姐你误会大叔了,其实......」

    就在这时,施小芸情不自禁地转头看了一眼灰衣男子,像是在征求他的同意,而灰衣男子则微笑着点了点头。

    得到许可的施小芸欣喜地对蓝玥说道。

    「其实大叔很可怜的,你知道吗,这个世上有许多天谴之人,就比如有的人生来就惧怕阳光,有的人一生都无法分辨色彩,甚至还有些人连最简单不过的生小孩都做不到......」

    「呃.....你到底想说什么,难道你大叔他没法传宗接代?」

    听到这话的灰衣男子脸色瞬间变得比锅底还黑,只见他一脸尴尬地瞪着施小芸,似乎是感觉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施小芸连忙摇手解释道。

    「不不不,我不是说大叔有问题,呃......也不对,大叔的确有问题,但不是那里有问题。」

    见施小芸越描越黑,灰衣男子实在忍不住一把将施小芸拉到自己身边,并抬手捂住她的嘴巴。

    「呜呜呜......」

    看着拼命挣扎的施小芸,蓝玥顿时明白过来,只见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并笑道。

    「你是想说你大叔生来就无法说话对吧?」

    施小芸闻言立即点头道。

    「嗯嗯嗯。」

    灰衣男子这才放开施小芸,只见她一脸委屈地躲到蓝玥身旁,并装出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假惺惺地说道。

    「大叔好惨呐,小芸就更惨了,每次向别人解释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总要被大叔训斥一顿。」

    施小芸的惺惺作态自然瞒不过蓝玥的眼睛,只见她嘴角含笑故意问道。

    「你这光打雷不下雨又是怎么回事?」

    「啊,姐姐怎么连你也欺负我,我不要活了。」

    说着施小芸便将脑袋向桌角撞去,俨然一副含恨自尽的架势,蓝玥见状虽然知道她是在故意演戏,但也没有真让她去冒险。

    于是,蓝玥伸手挡住施小芸并说道。

    「就算你把脑门撞破了也死不掉,顶多就是变成一个丑丫头,到时候我才不要你做我妹妹呢。」

    听到这话,施小芸如何还会不明白蓝玥的意思,只见她顿时兴高采烈地问道。

    「这么说我真的可以叫你姐姐了?」

    「你不是一直都这样叫嘛。」

    「嘻嘻,那我们现在算一家人了吧?」

    「不,我只是借了你大叔一些钱,如果你再这样乱说,那这些钱我可就不能要了。」

    见蓝玥怎么都不肯上套,施小芸终于放弃了自己的小九九。

    「好吧,那小芸就老实交代了,其实大叔名叫白行夜,我想整个三重天乃至六重天都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只不过很少有人见过大叔真正的样子。」

    蓝玥一听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因为这只不过是一个人的名字而已。

    「哦,白行夜,我知道了,然后呢?」

    发现蓝玥竟然连一丝惊讶的表情都没有,施小芸不禁有些失望,不过这也不难理解,毕竟蓝玥对天空之城的事情一无所

    知。

    于是,施小芸继续说道。

    「大叔除了是我的贴身保镖之外,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这时蓝玥倒提起了兴趣,因为她很好奇施小芸究竟是什么人,她身边竟然能有一位实力如此强大的保镖。

    「那请问你大叔还有什么身份?」

    只见施小芸趾高气扬地答道。

    「我大叔就是统率九州联盟、拍卖城以及北山矿场的天阙之主白行夜,整个三重天以下的西天九州三十六岛,包括所有的矿脉浮岛和拍卖城都归我大叔掌管。」

    听到这里,蓝玥有些疑惑不解地说道。

    「那你们这是在自家人打自家人,反倒是我有些多管闲事了。」

    施小芸一听红着脸笑道。

    「嘿嘿,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事实却有些不太一样,当然,这里面要解释的事情太多了,我们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

    你只要知道这三方势力原本应该归我们天阙管辖,但是他们现在各怀鬼胎,都想自立为王。

    而大叔为了找到我,已经浪费了三十年时间,他们也正是趁着这段时间,试图脱离天阙的管辖。」

    「哦,原来如此,那这么说你大叔在天界应该有很大的权利对吧。」

    施小芸见蓝玥忽然变得非常开心,她却有些失落地说道。

    「原来姐姐喜欢的是权势,而不是我。」

    见施小芸这般模样,蓝玥不禁笑道。

    「你这小丫头,心眼子怎么比大人还多,我是想说你大叔如果这么厉害的话,那我请他帮我找一个人应该不难吧。」

    「哦,原来姐姐是想找人啊,哈哈,那你不早说,害得我伤心了半天。」

    白行夜闻言用目光阻止了施小芸继续胡闹,随后,施小芸便向蓝玥问道。

    「那姐姐要找的人是谁,他叫什么名字?」

    「他叫小云,是我的......朋友。」

    「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