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8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模拟长生路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昔日仙界景(7K,求月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跟无数镜面共同出现的,还有墨儒斌一张张神情迥异的面庞。

    他们躲在阴暗模糊的镜面之后,集体窥探着场中的无面圣皇。

    以李平为中心点,镜面两两对应。

    点点光亮,从其中一道镜面射出、投映到对面。

    因此形成的明光线条,宛若有形枷锁,施加在李平身上。

    一道道光线在镜面世界中出现,犹如沉重锁链、加速了李平被拉扯进入“现实”世界的进度。

    完全显出身形、陷入重重镜面包围的无面圣皇,并没有多少慌张之意。

    他看着自己身上既是无形亦是有形的“线条”,伸手试图触摸。

    但却是如虚幻泡影,穿透了他的手掌、再度牢牢紧缚缠绕上他的身躯。

    “愚不可及!”

    这举动不知为何,似乎惹恼了墨儒斌一般。

    他怒喝一声,原本如同明光般的线条,忽的变成了漆黑一片。

    窸窸窣窣的低语声,从这些黑色锁链上发出。甚至隐约可以看到一张张酷似墨儒斌的面庞,在表面游离、哭嚎。

    “嘶嘶嘶……”

    黑色锁链自带阴暗腐蚀的能力,眨眼间,李平身上的衣物就被溶解殆尽。就在他们即将触碰到李凡的皮肤的时候,一道璀璨夺目的金色光华、霎时爆发。

    棱角分明的金色铠甲骤然降世,将圣皇三丈三的巨大身躯,完全包裹在内。

    铠甲表层之下,金色微光不停流淌,宛若有自己灵性一般。

    金光防护,将黑色锁链的侵蚀通通阻拦在外。

    李平伸出右手,将缠绕在自己身上的锁链猛地握住,而后狠狠一扯。

    镜面破碎的声音不断传来。

    胸口处,一个漩涡忽的生成。

    李平将撕扯下来的黑色锁链,塞入旋涡之中。

    轰轰!

    如燃烧之熊熊烈火,旋涡就像是被增添了大量燃料一般,绽放出摄人心魄的光华。而那些被焚烧的黑色锁链上,无数张墨儒斌脸庞齐齐发出恶毒的诅咒之声。

    “原来是那些被你吞噬掉的修士人格。”

    随着胸口旋涡不断吞没黑色锁链,圣皇也从脑海中不断涌现出的画面中,知晓了这些怨毒面庞的底细。

    “好好的【九转仙魂】不练,改学这种邪门歪道!”李平有些惋惜的摇摇头。

    这句话似乎触及了墨儒斌的逆鳞,他的身影,顷刻间真变得如同沾染了浓郁的黑墨般,阴暗、深沉。

    一道裂隙,自他跟李平之间诞生。

    那是映照出真实与虚幻的,镜面。

    墨儒斌与李平遥遥相对,分列在镜面两端。

    在这裂隙出现的刹那,李平心中陡然生出感觉。“那边”的墨儒斌,似乎消失了。眼前的影像,只是根据自己的存在,而在镜面的彼端形成的某种投射。

    心念一动,金色铠甲护体下的李平,瞬间就出现在百里开外、离开了紫霄宗遗迹的范畴。

    但很快,圣皇就发现了眼前诡异至极的一幕。

    他面前的裂隙,竟然也跟着瞬移而来、相对自己的位置完全没有变化。

    而墨儒斌正不断狞笑着,在镜面彼端,冷冷看着自己。

    仿佛有种玄奇至极的力量,将李平跟墨儒斌锁定、任凭他如何改变方位,也始终无法摆脱。

    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李平隐隐发觉,镜面彼端的墨儒斌的容貌、气息,正在悄悄发生变化。

    身躯慢慢膨胀,五官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墨儒斌,正在向无面圣皇发生转变。

    “邪门歪道?当真是无知无畏!”

    “什么是邪?什么又是正?正邪不在,唯仙永恒!”

    “【万劫不灭魔心仙诀】,又岂是你能评判的!”

    墨儒斌放声大笑,满是嘲讽:“就让你,变成我吧!”

    镜面两侧的事物越发相像。

    圣皇与墨儒斌之间的距离也在逐渐靠近。

    眼看就要彻底滑向镜之彼端,李平却是忽的卸下了自身金色盔甲。

    他冷漠的凝视着不远处的墨儒斌:“变成我?”

    “就凭你?”

    “吾乃天命圣皇。”

    紫金色的气运,从虚无中出现,如梦幻之纱、刹那间纺织成一件祥云龙袍,自发穿戴在李平身上。

    无面圣皇的声音,如九天雷霆,回荡在镜面一端。

    轰鸣回荡,使得分割现世与虚幻的那道裂隙,都被激起阵阵涟漪。

    “吾亦是玄黄天道!”

    “亿万生灵存亡所系,至暗星海复苏源流!”

    “你要成为我?”

    圣皇每说出一句话,就都如滔天巨浪,对镜面裂隙发起了猛烈的拍击。

    咯吱咯吱、不堪重负的声音隐隐传来,镜面彼端的世界,更是出现道道裂纹。

    似乎随时会破灭一样。

    “你当的起么?!”李平冷冷的问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

    墨儒斌第一次真正变了脸色,脱离了模仿无面圣皇的状态。

    他在李平背后,似乎看到了整个玄黄界的微缩影像。

    甚至在那团玄黄微光之后,还似乎隐藏着更加璀璨的星河!

    转念之间,天地翻覆。

    世界的重量,压在了他身上。

    叮!

    裂隙镜面破碎,连锁反应一般,周围封锁空间的无数镜面、霎时间全都炸成万千碎片。

    墨儒斌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但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

    借着镜面碎裂造成的扰动,他身形虚幻,转瞬间已经出现在了千里之外。

    “玄黄天道?”

    “怎么可能?”

    墨儒斌满脸难以置信的神情。

    脸色又陡然变幻:“该死的玄黄天道果然不靠谱,得尽快了。”

    就在他自言自语的功夫,前方一道高大身躯,却是悄然间拦在了他的面前。

    “我的问题还没有回答,你就想走?”

    墨儒斌眼中闪过一丝忌惮,冷哼道:“什么天命圣皇、天道化身,不过是棋子罢了!”

    “如果你不想死,不如我们两合作。如何?”

    “你虽然强,但比起轩辕大哥,也还是差了一些。连他都被暗算、遭遇不测,你定然也不能避免……”

    墨儒斌的话让李平心中一动,停下了攻击的动作。

    但当墨儒斌说完这几句话后,李平神色忽然一变。

    伸手抓向面前的墨儒斌,那道身影却是如同泡影般,爆裂开来、在空中四散。

    俨然只是障眼法。真正的墨儒斌,竟然在李平眼皮子底下,不知何时、逃向何处了。

    圣皇并没有因为被戏耍而感到愤怒。

    “真正的仙诀,果然不凡。”

    “【万劫不灭魔心仙诀】……”

    “不对。”

    揣摩片刻后,李平看向了自己肩头沉睡的猫宝。

    刚刚在跟墨儒斌短暂的战斗中,对方似乎并没有发觉猫宝的存在。

    而且,那式能够复制、取而代之的杀招,也并未映照出猫宝的存在。

    “引不起猫宝的兴趣。看来这所谓的仙诀,也有些名不符实。”

    虽然墨儒斌此刻逃了,但实则并没有逃脱李平的掌控。

    墨儒斌在尝试取代李平的同时,李平也在慢慢将其拉进源力精粹之网中。

    纵使他一时挣脱,但只要顺着断裂开来、依旧留存在空中的金色细网,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其踪迹。

    感知中,墨儒斌依旧在快速逃窜。

    李平并没有急于追上,而是准备放长线、钓大鱼。

    “刚刚他所说之话,真假难辨。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必然会去寻找玄天王。”

    “亦或者,跟当年的玄天教相关的东西。”

    “且等便是。”

    李平知道,对付似墨儒斌这般,自上古之时存活至今的存在,必须要有充足的耐心。

    而且刚刚跟墨儒斌的交战,也使得圣皇对玄天教的诡谲功法有了实质性的认知。

    有所准备之后,下一次再相遇、就不会如此轻易让他跑掉了。

    刚刚交战的波动,似乎引起了其他强者的注意。

    或许马上就会有万仙盟的人前来查看,李平准备先离开此地。

    “没想到,墨儒斌居然会藏身在紫霄宗遗迹里。”

    “根据石板的记载,当年仙道十宗覆灭玄天教后,为了断绝后患、几乎将天下都翻了个遍。大大小小的宗门亦是如此。这紫霄宗,当年就被仔细盘查过,却还是被他躲过去了。”

    “玄天教功法,威力如何暂且不论。倒是颇为诡谲、难防……”

    “不似正统仙道。”

    李平心中如此评论道。

    神念扫过千里之外的紫霄宗遗迹,无面圣皇的身影缓缓消失在空中。

    但下一刻,李平却又再度显现。

    “嗯?”

    因为就在他刚刚思忖的刹那,李平发现了一些古怪之处。

    视角陡然拔高,李平眼前出现了玄黄界微缩景观图。

    “此处乃是万仙盟琳琅州,千年之前,乃是原初玄黄界的一部分。”

    “玄黄界被肢解改造,这琳琅州就是跟其他修仙界融合而成。”

    “但……”

    李平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原初玄黄界的拼图,少了一块。”

    掌握了创世石板信息,又跟玄黄天道紧密联系。

    在还原了原初玄黄界被肢解重组的过程中,李平隐隐察觉,昔日紫霄宗范围一大片区域,在新的玄黄界版图中、消失了。

    亦或者说,并非是消失。

    依旧存在于如今玄黄界的某个角落里。

    “但我却某种力量,影响了。使得我下意识的忽略了其存在。”

    得出了这个结论之后,李平身上的气息陡然变得肃穆起来。

    原处玄黄界跟现在玄黄界的版图,在他识海中不断进行分离、重组,对比。

    半晌之后,终于让他找到了昔日紫霄宗的另一块区域。

    那是如今太华州、太虚山一片。

    “那里有什么……”

    李平并没有轻易去查探,而是先思忖起了,这股能够影响自己的力量。

    往昔种种,一幕幕闪过脑海。

    圣皇隐有所觉。

    然而李平十分罕见的犹豫了。

    足足静立在空中半晌,良久之后他才下定决心。

    “无论是什么样的事实,如果都没有勇气去面对……”

    “又如何能去拯救玄黄界呢。”

    圣皇微微摇头,身形闪动。

    不多时,就已经来到了太虚山上。

    然而,此处发现的隐秘,跟他预想中的有些偏差。

    太虚山下深谷。

    李平发现了一座被淤泥掩埋的地下密室。

    密室流露出的气息,让他这位天道化身,都隐隐感到不适。

    更让他在意的是,肩头一直沉睡的猫宝,忽的惊醒、左右打量。

    仿佛找到了什么美味的食物般,李平能从它身上感到兴奋至极的情绪。

    但在锁定了目标后,猫宝却突然如泄了气的气球般,干劲全无。

    又懒洋洋陷入了沉睡。

    不过李平的注意力,却始终没有从目标身上离开。

    “这是什么……”

    一尊雕像。

    跟他一样,没有面庞。

    虽然看上去如同凡物一般,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

    但李平却从石像身上,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甚至此前在至暗星海中,面对星海中的残存灾劫,他都没有如此过。

    无面雕像,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

    李平缓步,逐渐向它靠近。

    两张虚无面庞,隔空相对。

    不知为何,李平心中,忽的涌起一阵冲动。

    他要跟这雕像,进行沟通。

    ……

    衍法珏空间中。

    李凡的气息微微一窒。

    原本能从圣皇分身处感应到的画面,已经极为模糊。

    但在圣皇阴差阳错之下,又再度发现了埋藏在太虚山下的无面真仙的石像之后。

    受到本能的对致命危机的感应影响,这股联系又再度变得清晰起来。

    李凡闭目凝神,试图扭转分身的意图。

    虽然他能从真仙之网中逃脱一次,就能逃脱第二次。

    但轮回多世才能彻底摆脱,终究是一件麻烦事。能避免还是避免的好。

    不过,圣皇的意志竟然出乎意料的坚决。

    或许是在同样虚无的面庞中,感应到了什么。

    他依旧朝着无面真仙石像缓步走去。

    矗立在石像面前,静静不动。

    这一刻,纵使圣皇是他的分身,李凡也搞不清楚圣皇究竟在想些什么。

    “原来,这就是玄天仙。”

    良久之后,李平在创世石板的记载中,发现了这尊雕像的来源。

    玄天教祭拜的,无面真仙。

    李平摸了摸自己的虚无面庞,身上的气息不断起伏。

    “有意思。”

    李平无法判断,自己跟这位无面真仙之间是否真的有所关联。

    不过他隐隐能感受到这尊石像的不凡。

    十分谨慎的,没有选择自己触摸。

    李平调用了一尊最为普通的圣军傀儡,将这石像搬到了大启小世界之外的幽暗虚空之中。

    布下层层阵法,将雕像封锁。

    直到心中的危机感慢慢变淡,方才停止。

    他之所以如此慎重,是因为这段时间跟石像接触后,已经确定的熟悉感。

    而这熟悉感的来源,不仅仅是因为雕像诡异的跟自己同为无面。

    更多的,是来自一道影像。

    自己在至暗星海中央,从星海本源处那道庞大意念中,所感应到的画面。

    “与我何干!与我何干!”

    那肆意的狂笑中,逐渐隐去的身躯。

    赫然跟这尊雕像跟他的感觉,极其相似。

    “是同一人?亦或者不是?”

    不过是惊鸿一瞥窥见的闪现画面,李平根本无法确认。

    “若是我有机会,再去星海中央一趟。”

    “那道星海宏大意念亲自鉴别的话,应该就能搞清楚了。”

    李平心中如此想法一闪而过。

    “或许,可以再试一试。不过空明流晶的储备已经在上次的行动中,消耗的差不多了。而且……”

    李凡再度看向虚空中被阵法重重封锁的无面石像。

    虽没有眼睛,但似乎正在注视着他。

    “若当年的元凶,真是这位无面真仙。被暴怒的星海意念所牵连,恐怕纵然是傀儡身躯过去、主身这里也会被殃及。”

    “跟整个至暗星海相比,玄黄界真如沧海一粟……”

    李平眼前,忽的闪过了玄黄界被狂暴的能量顷刻间撕裂的画面。

    不由得将此前的念头给压了下去。

    沉默许久之后,圣皇的身影消失。等再次出现之后,却是将另外一物,摆在了无面真仙石像之旁。

    赫然是之前在浮光州大裂谷下,收取封印的一始宗遗迹。

    遗迹不过是平常之物,但其内的大法师遗骨、以及暗藏的磨灭风灾,则是让圣皇都不得不慎重对待。

    一始宗遗迹跟无面真仙石像,在虚空中遥遥相对。

    李平心中闪过一丝预感。

    若是它们之间,没有阵法封印阻隔……

    恐怕就地会爆发起一场恐怖至极的灾劫。

    “仙……”

    “与我何干”的猖狂笑声,依稀回荡在李平耳边。

    他心中冷哼一声,手中再度打出数千道阵法。

    将二者的囚笼加固。

    这些埋在玄黄界的不稳定因素,放在任何其他地方他都不会感到安心。唯有自己亲自镇守,方才最为稳妥。

    李平这么想着,继续孜孜不倦的加固着阵法封印。

    而在他的肩头,猫宝不知何时已经苏醒。

    它清澈的眼睛,盯着前方虚空。将爪子伸到嘴边,舔了舔。

    ……

    李凡本尊那边,不由松了口气。

    随着无面真仙石像被封印,他跟分身之前的联系也再度模糊了起来。

    甚至,比起之前,还更微弱一点。

    “是圣皇分身更加戒备了?”

    李凡暗自摇了摇头,并不是十分在意。

    “不过,这件事也提醒了我。”

    “虽然我本人躲在此处,可静观玄黄天地剧变。但圣皇作为这一世主角,势必要跟那些超脱的存在对上的。”

    “未必不会像此前的仙墟真仙一样,顺着分身与本尊之间的联系、找到我。”

    “嗯……还是要准备一番才是。”

    不过身处万仙盟重地,行事不太自由、还需从长计议。

    “大笨蛋!”正在他思索的功夫,他却隐约察觉到,衍法珏小萝莉正在对着拟造人格不断呼唤道。

    心神一动,再度取而代之、现身在了字符光球内部。

    “真是的,喊了你这么久才有反应。”衍法珏撅着嘴,满脸的不高兴。

    “你这就睡够了?”李凡没有正面回应,而是有些诧异的问道。

    衍法珏双手叉腰:“这才多久,怎么够嘛!”

    “不过,我是在做梦的时候,想起了之前的一些事情。”

    “你看对你有没有帮助!”

    小萝莉拍了拍手掌,光球内的景象倏然变幻。

    看不到边际的草原上,一块孤石独立。

    忽的,大地开始了震动。

    大片大片的绿草,也受到了什么刺激似得、开始疯狂生长。

    转瞬间变得有一人多高。

    甚至将草原上的那块孤石都从地面顶了起来。

    天空中一道光弧乍现。

    光孤七彩,隐约可以看到其中电闪雷鸣、风暴聚焦之像。

    七彩光弧周围,空间时不时呈现诡异的扭曲。就像有个看不见的透明物体,出现在那里。

    不可见之物越聚越多,他们都围在光弧周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风雷愈发暴烈,那滚滚黑云,甚至有穿透光弧的趋势。

    尽管从光弧之外看去,风暴已经十分可怕。但当其蔓延至光弧之外的时候,真正的可怖之处才显现出来。

    一道漆黑闪电,从光弧猛地劈向地面。

    轰!轰!轰!

    世界因之被分成两半,空间被划出深深的裂隙、久久无法愈合。而草原上,那连绵的绿草,更是被点燃。熊熊大火急速蔓延。

    但紧接着,更加诡谲的一幕出现了。

    被焚烧的余烬纷纷落下,化作滋养绿叶的养料。绿草再度疯涨,生长的速度竟然抵消了被焚烧的速度。

    草原颤动,烈火之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苏醒。

    而高天之上,光弧周围的不可见之人,并没有在意下方发生的一切。

    只是更加朝着光弧内部聚拢。

    甚至还因为争夺位置,发生了争执。

    不断有巨大的轰鸣、碰撞声响起。

    风暴酝酿到极致,霎时间陷入了静止。滚滚黑云,顷刻消失无踪。

    七彩光弧之内,万里晴天之中。

    一个玄奥至极的字符赫然在列!

    字符出现的刹那,天地间仿佛响起了至高的大道玄音。

    不断有彩色祥云自天边而来,朝着字符汇聚。

    淅淅沥沥的雨滴,从天而降。

    雨水跟天上祥云一样,乃是动人心魄的七彩之色。

    天地间的裂隙,被修复。

    草原上的火焰,也随着雨滴的降下而熄灭。

    连绵的绿草,贪婪的吸收着天降甘霖。但它们的身躯却在不断变小。

    七彩之光亮起,一道道形状各异的身影,在其中孕育。

    但高天之上的争斗轰鸣声,却仿佛更加响亮了。

    不过,衍法珏的回忆已经快到了尾声。

    周围画面逐渐变得模糊不清,只能看到那草原上的孤石,正在被雨水溶解。

    ……

    画面淡去,李凡又回到了衍法珏字符光球之中。

    但却沉浸在刚刚的画面里,无法自拔。

    “怎么样?有头绪没有?”衍法珏满是期待的问道。

    李凡回味刚刚景象良久之后,方才问道:“那雨滴,该不会就是你所说的仙音玉露吧?”

    衍法珏昂首叉腰,理直气壮的说道:“应该就是它吧。我自从出生起,脑海中就有这段记忆。不过随着我慢慢长大,就被我遗忘了。”

    “幸好之前狠狠补了个觉,要不然不知道什么什么才能想起来呢!”

    “我有预感,要是能再给我一些这东西……”

    李凡打断了衍法珏的遐想。

    “那七彩光弧中的字呢?”

    “为什么根本看不清?”

    衍法珏噘起了嘴:“都说了是梦里的东西了。我能回忆起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哪里还能连字都记得清楚?!”

    李凡盯着衍法珏,试图分辨话中真假。

    “你居然不信我?”衍法珏委屈至极的说道。

    李凡轻笑了一声:“你又不傻。我就不相信,你不会没有意识到,刚刚你展示的画面,很有可能就是传说的仙界景象。”

    “连仙人都争相抢夺的字符……”

    “你有所隐瞒,也是应该的。”

    衍法珏闻言,更委屈了:“是真记不得了啊。你也知道是仙人字符,哪里是这么容易被记下的。况且我当时还那么小……”

    衍法珏比划了一下,泪眼汪汪。

    “怎么才能回想起来?”李凡才不信小萝莉的鬼话,直接提条件道。

    衍法珏眼泪顿时止住。

    大眼睛一转,仿佛正在思考。

    片刻之后,她小声说道:“这个嘛,或许我吃饱一点,就能想起来些。”

    衍法珏舔了舔嘴唇,盯着李凡。

    “吃?”

    李凡低头:“你也能吃东西?”

    衍法珏气鼓鼓地说道:“这是什么话。我其实也是人哎。”

    “已经好几千年,没有尝到过美食的滋味了。”

    “这次在梦里又尝到了,于是被馋醒了……”

    李凡手中变化出一只香气四溢的脆皮乳鸽:“这种行么?”

    衍法珏翻了翻白眼:“我要真的,不要假的。这种我要多少有多少。”

    说着,小萝莉大手一挥,周围顿时被各种各样的美食佳肴给堆满。

    “即便再像,假的也终归是假的,成不了真的……”

    衍法珏摇摇头,满是遗憾的说道。

    “哦?”

    不知为何,衍法珏忽然觉得眼前李凡的神情在刹那间有了些许的变化。

    “那你看看,这道菜如何?”

    出现在李凡手中的,是一道普普通通的炒饭。

    衍法珏本不屑一顾,但是在李凡的眼神示意下,还是将其接过,尝了起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