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明星不加班

章节目录 409.演技真神了!他的草书同样是当世第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看着舞台上的王程……

    后台的两所学校的队伍,每个人都颇有些震撼和佩服。

    刚才王程扮演苏轼的时候,他们没有明显的感觉,因为苏轼只是一个文官,而且在这个世界的历史上也没有留下太响亮的名声。

    但是,岳飞却是家喻户晓的大将军级别的人物,以其为主演影视剧都不知道多少。

    所以,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岳飞将军的形象。

    可是……

    此时,他们看着王程站在那里如标枪一般的身形,却是刹那间将脑海之中以前看过的影视剧当中的经典岳飞形象都忘记的一干二净,完全被王程此时的岳飞形象所取代。

    似乎!

    这就是历史上真实的岳飞。

    汪红伊低声喃喃道:“这演技是真的神了!”

    后面有几个北电北影以及中戏的师生也在看着,每个人都神色凝重而震撼。他们之前看过王程在江浙卫视的演员节目上的表演,在电视上看着就觉得王程的演技很神乎其神了,当时中戏也和北电北影一起对王程发出过邀请,只是一样被王程无视了。

    此时,他们站在舞台最近的后台,看着王程的现场表演,才知道他们之前还低估了王程的演技。

    正在做准备的关汉良和马文龙两人更是压力山大,仅仅是这表演,他们就完全被碾压了。他们要表演晏殊和欧阳修,只能表演的流于表面。

    至于作品……

    他们此时只能期望,王程刚才创作定风波的时候,已经耗费了灵感,现在换成了岳飞,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物,或许写不出什么好的作品!

    毕竟……

    每个人擅长的作品类型是不一样的。

    或许,王程刚好就不擅长写武将的作品呢?

    历史上,能留下好作品的武将,寥寥无几。

    舞台上。

    背对着走进来的安可茹,以及安可茹带来的一位中年男子。

    安可茹过来双手抓着牢房的木桩,双眼带着一丝泪光地看着王程,满脸担心地问道:“鹏举,你还好吗?”

    王程扮演的岳飞转过身来,嘴上黏上了一圈胡须,脸色也做了黑化处理,看起来没有那么白,眼中闪烁着沉稳,看着安可茹,溢出一丝微笑说道:“还好,你们不用担心我!我在这里,吃得好,睡的好,还能写字。”

    安可茹看了看牢房里干净整洁,还有桌案,脸上的担忧之色少了一些,双眼痴痴地看着王程:“鹏举……”

    安可茹此时已经完全入戏,真恨不得进入牢房里面扑进王程的怀里!

    咳咳……

    此时,安可茹身后一位中年男子走上前来,对王程微微拱手,轻声说道:“鹏举,你此行或有危险!当保全自身为主……”

    王程看向中年男子,认真地说道:“子尚,你觉得,我保全自身,还有意义吗?”

    这位中年男子所扮演的角色叫王庶,字子尚,也是主战派,现在也已经被罢官,此时专门托关系来见岳飞一面。

    王庶略微激动地说道:“鹏举,只有活着,才能实现你一直追求的梦想!”

    梦想?

    王程满脸怅然,看的现场诸多观众都微微心疼,俨然都已经入戏!

    安可茹也殷切地看着王程:“鹏举,我们还等着你回家呢!”

    还能回家吗?

    现场每个人都知道岳飞最后的结局。

    所以,每个人的脸上都再次出现悲痛,以及对害死岳飞的那些奸臣们的愤恨。

    王程也一时间没有说话,沉默下来。

    王庶迅速说道:“鹏举,我虽然已经被罢官,但是我还会留在城里,继续想办法,一定会让你出来!”

    王程还是没说话,神色逐渐激动,突然转身拿起桌案上的毛笔,在早已准备好墨水的砚台里狠狠一按。

    现场诸多观众才猛然惊醒……

    才想起来这场表演的意义,不是为了给他们表演,而是为了王程的创作表演前戏。

    后台的关汉良,马文龙,韩雷,温红伦,汪红伊,梁小靓,陈雨琪等两队选手们,以及秦尚然,杨奕,李诚等人都纷纷站起来伸长了脖子,看向舞台,想更清楚地看到王程即将写下的文字。

    舞台上的四位评委,姜思华,王建彬,郑宁,胡君四人也都不由自主地伸长了脖子,想第一时间看到王程写下的文字。

    因为,刚才王程的那首定风波,也实在是让他们四位评委都惊艳不已,基本上找不到任何的瑕疵!

    台下的张国斌,何福江等所有人也都正襟危坐,眼神死死地看着大屏幕……

    李庆低声说道:“王程是不是有可能,不擅长写武将的作品?”

    张国斌轻声说道:“你忘记了侠客行?”

    李庆瞬间无语,知道自己的那一丝幻想也破灭了!

    侠客行那一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其中的杀伐果断,到现在念起来都还令人激动呢。

    大家都盯着王程,迫不及待地想知道。

    王程第二首作品,到底能写出什么样的作品。

    只见王程转身拿起毛笔,大力按在砚台里,沾满墨水,却是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那般直接在桌案上的白纸上写字,而是径自走向里面的墙壁,提着毛笔直接在墙壁上写了起来。

    王程身体如长枪,手臂势大力沉,手握毛笔,仿佛握着一把长剑一般,每一下动作都仿佛在战场上战斗,带着凌厉无比的气势,一笔一划,都充满了金戈铁马的沙场气息!

    三个龙飞凤舞一般的文字出现在墙壁上!

    满江红!

    三个字,一股冲天而起的凌厉气息充斥其中,让现场每一个人看了,都感觉仿佛被刺了一剑一般。

    即便,如郑乾和郑闻忠这种,对草书书法不了解,一时间看不懂这龙飞凤舞的满江红三个字,也能清晰无比地感受到其中的那种凌厉气势。

    旁边有人低声说道:“好字!只是,满江红词牌,我记忆力,没有什么好作品流传下来。宋代一些文坛大家,都对这个词牌不那么感兴趣。”

    满江红?

    郑乾和郑闻忠等一些没认出王程的草书字体的人,才知道这三个字是什么。

    他们也的确一时间想不出有什么满江红词牌的出名作品。

    可见,这个词牌的确没有什么流传千古的作品。

    这说明,古代诸多文坛大家都不喜欢这个词牌的平仄格律。

    但是,王程却选择了这个冷门的词牌!

    诸多懂行的观众都微微动容。

    他们现代诸多文人研究和创作宋词作品的时候,都是追寻一些著名的词牌,因为这样有迹可循,容易创作。

    所以,一些冷门词牌,就没有什么人关注。

    如王程这样创作冷门词牌的,几乎还没人做过。

    后台的罗学亦,肖道林等对宋词有深入研究的天之骄子们,都极其认真地看着王程的毛笔,想知道王程用满江红词牌,能写出什么样的作品?

    不过……

    韩雷赞叹道:“这三个字,就价值千金!看王程写字,真是一种无上享受!”

    两队所有人听了,都立刻点头赞同。

    他们基本上都是懂书法的,有几位还是书法登堂入室的,可以称得上书法家了。

    所以,他们都知道。

    王程的这一手草书书法,可谓惊艳无比。

    尤其是其中融入的那种独有的气势,一笔一划之间仿佛战场冲杀一般,是这辈子都不曾见过的。

    汪红伊低声说道:“韩老说王程的行书为当世第一,那他的草书,何尝不是当世第一?”

    韩雷和温红伦几人听了,也都在心中点头,但是明面上却是没有表态。

    因为,这种话,一旦传出去,肯定会得罪人。

    韩老爷子是行书大师,他有资格说这种话,但是汪红伊和他们这群人,又不是草书大师,哪里有资格评价王程这种绝无仅有的大师级草书书法?

    看着王程手中的毛笔继续挥舞,所有人都不再说话,一双双眼睛都死死地盯着王程的背影,和那如长剑挥舞的毛笔。

    一个个张狂肃杀的字体迅速出现。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眼望,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张狂的文字,肃杀之中却是透露着一股悲切,就如同上面写的空悲切一样!

    全场……

    上千观众,都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每个人都愣愣地看着舞台,看着大屏幕,看着那个背对着他们疯狂挥毫泼墨的背影。

    那悲壮的气息,从文字之中传递给了他们每一个人!

    每个人,都能从其中看出那满满的不甘。

    即便是如郑乾和郑闻忠这样,一时间认不出上面那龙飞凤舞的草书书法字体的人,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其中那要溢出来的情绪!

    呼呼呼……

    坐在中间的林念乡更是不断的深呼吸,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如此依旧是满脸通红,双眼圆瞪,双拳紧握,还微微颤抖。

    旁边的林冰担心地看了爷爷一眼,但是却也没说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爷爷为什么如此激动。

    这样的草书书法,是她爷爷林念乡追求一生都没有达到的境界。

    也是当今天下所有草书书法大师和书法家们都梦寐以求的境界……

    同样的,也是历史上诸多草书书法大师追求的境界,但是能做到的没有一人,只有两三个人接近了这样的境界,留下的草书字帖也是国宝级的存在。

    而王程……

    此时所写的那疯狂的草书,却是做到了千年来诸多草书书法大师所追求的境界。

    每一个字,每一笔每一划,都仿佛活过来了一样。

    尤其是,还有这等内容的加持,让每个字更增添了几分韵味。

    怎么看,都仿佛是艺术。

    台上的四位评委们,也是身体紧绷,强忍着激动的情绪,一双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王程的背影。

    他们没想到。

    王程刚刚用大师级行书书法写了一首惊艳他们的定风波,转眼间又用更为惊艳的草书书法写了一首如此的满江红……

    虽然,只是上阙!

    但是,也已经峥嵘尽显!

    舞台上站在王程身后的安可茹,和中年男子也都是满脸佩服和震撼地看着王程的背影,他们距离最近,感触最深刻。

    不过……

    王程的动作丝毫未停。

    就仿佛战场上一鼓作气一般,整个人依旧如长枪,手中毛笔依旧如长剑,势要一鼓作气拿下胜利。

    一个个疯狂的文字再次迅速出现。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写到这里的时候,王程整个人的动作慢了下来,仿佛手中毛笔有千斤重一般,一笔一划,都缓慢而沉重,整个人身上也散发出一股沉重如山的气势,一股悲壮气息在其中酝酿。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写完最后一个字,王程拿着毛笔的手臂缓缓垂落下来,身上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也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敢和悲壮,依旧没有回头,只是看着写满了文字的墙壁,缓缓地传出笑声:“呵呵……”

    笑声逐渐变大:“哈哈……”

    再次变得更大,传遍全场:“哈哈哈哈哈……”

    砰……

    王程一甩手,将手中的毛笔直接甩了出去,扬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鼓荡激昂,传入每一个人的耳朵里,直入心底。

    每个人,都从清晰地从这笑声当中听出,那股悲切,不甘,以及期望!

    对收复中原的期望,对被强行召回的不甘,对已经大致知道自己命运的悲切……

    站在王程身后的安可茹已经忍不住泪流满面,双手紧握着木桩,悲伤欲绝地看着王程的背影,她也完全被带的入戏了,进入了这个岳飞妻子的角色,知道自己丈夫命运的悲伤和无奈。

    王庶也流出两行泪水,同样满是不甘和悲切,以及无奈!

    全场依旧安静……

    没有人说话。

    甚至,所有人的呼吸声都变得小了一些,似乎生怕自己的呼吸声大了会打扰到这位壮志未酬身先死的岳飞将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