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58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这个明星不加班

章节目录 430.当代文坛盛会!楹联对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秦尚然没想到,自己举办的这个小型展览会,竟然会受到如此热捧!

    消息宣布出去之后,在整个京圈,乃至是整个华夏文坛内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和关注。

    几乎能叫得上名字的京城文化圈人士,都纷纷打电话预约了入场券……

    而其他地方的许多人更是连夜赶到京城,都想参加这个小型展览会。

    眼看着预约人数越来越多!

    秦尚然不得不迅速宣布暂时停止报名,才止住了很多人的热情。

    但是……

    还是有不少大佬级人物私下给他打电话,他没办法拒绝,只能又私下里给了不少入场券。

    第二天上午。

    央视最大的展览厅内,变得热闹无比。

    中间用来展览的东西虽然不多,但是现场的人数却仿佛国家博物馆最核心区域一样。

    许多人都是以审视的态度和目的,来现场的。

    张国斌,王建彬等等京大和水木的人自然都来到了现场,毕竟他们也都算是主办方之一。

    中间的每个展览品,都被防弹玻璃保护着,大家只能隔着玻璃看,不能触摸,更不能拿出来看。

    最中间,放置侠客行的柜台这里,已经排起了长队。

    每个来这里的人,最大的目的之一,就是想看看那幅草书侠客行真迹,被文坛诸多书法家称作是近几百年来第一草书真迹。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每个字都透露着杀气和果断。”

    “不愧是第一草书!”

    “这幅真迹,如果我能收藏就好了。”

    “别想了,这次能看到,都很不容易了。”

    “如果能将王程的那副行书侠客行也拿来放在一起,就太好了。”

    “王程对自己的作品非常爱惜,想拿出来不太可能。”

    “昨天的节目看了吧?定风波,满江红,青玉案,太精彩了。”

    “满江红就在那边!”

    “我看了满江红,看完浑身热血沸腾。”

    “青玉案是我的最爱,这首词丝毫不输任何一首传送千古的经典宋词作品。”

    “真是没想到,能在我们这个时代,看到这样的作品,和这样的书法真迹,我这辈子值了。”

    “能拍照吗?”

    ……

    每一幅作品跟前,都排着长队,侠客行这边排队人数最多。

    而文依晓和韩潇两人都在现场,两人都担心自己的作品会被损坏,所以都在现场盯着。

    俞静红站在文依晓身边,低声说道:“今天这场展览会,似乎要变成当今文坛的一次盛会了。”

    文依晓淡淡地说道:“国内文坛多少年没有出过好作品了?王程的确以一己之力给当代文坛带来了一场盛会。”

    俞静红对此没有反驳,眼中再次闪过一丝遗憾和后悔,当初如果能不惜代价将王程买到企鹅娱乐,那她就会取代沈胜辉成为王程的经纪人。

    能当如此人物的经纪人,一定是很幸福的事情吧?

    如果沈胜辉知道她的想法,肯定有话要说……

    俞静红沉默了一下之后,低声说道:“王程和沈胜辉回魔都了!我得到消息,东方卫视那边连夜召集很多人开了会,这次肯定要对王程下血本了,想邀请王程参加节目,创造八点收视率的奇迹。”

    文依晓眼神没有离开那幅侠客行,轻声说道:“那你帮我盯着,有消息了就帮我报名参加。”

    俞静红此时对文依晓的想法,没有丝毫阻拦。

    跟着这样的王程一起上节目,简直是天大的好事……

    俞静红看向那边一堆人围着的站台,好奇地问道:“那边是什么作品?这么多人?”

    文依晓看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解释道:“是王程写的那两幅楹联,很多人都想写出工整的下联来。”

    俞静红眼神闪烁:“有人写出来吗?”

    文依晓摇头:“暂时还没有!”

    俞静红笑了笑:“网上上亿网友都在想呢,暂时也没人想出来。这两个楹联的难度,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也不知道王程的脑子是怎么长得,能想出这样难度的楹联!有可能真的成为绝对。”

    秦尚然应付了几个京圈大佬,来到俞静红身边,听到俞静红和文依晓的话,笑道:“绝对倒不至于,肯定有人能对上,就是时间长短而已。”

    对这一点,秦尚然是有绝对信心的。

    古人的绝对,也只是一时的绝对。

    而且,古人之所以当时出现绝对,和现代是有本质区别的。

    古代信息传播很慢,范围也很小,读书人也不多。

    所以,出现一个有难度的楹联的时候,可能短时间内也就在一个只有数十上百人的很小的圈子里流传,自然对上的概率就小了很多。

    但是……

    当代社会,资讯极其发达。

    王程昨天在节目上才写的楹联,几分钟内就传遍全国了,参与想下联的人数足足上亿,其中不乏许多文坛大佬,以及民间懂楹联的聪明人。

    所以,秦尚然相信,可能用不了几天,王程的这两个楹联就能被对上来了。

    或许……

    今天就能有人对上来呢?

    “我想到了!”

    秦尚然的话刚说完,那边围着楹联的人群之中就有人兴奋的大喊一声:“我想到了一个下联!”

    瞬间,现场被引爆了。

    秦尚然,文依晓,俞静红,韩潇,秦玉海,汪红伊,陈雨琪,韩雷,王建彬,张国斌等等都迅速看了过去!

    只见一位那里一位中年男子大声说道:“烟锁池塘柳的下联,我想到了一个!各位,王程的这个上联的确非常难,五个字的偏旁部首刚好对应五行。我刚才突然来了灵感,想到了一个。”

    汪红伊眼神盯着中年男子,好奇地问道:“这是谁?”

    罗学亦回答道:“是我们水木中文系的校友,江林,出版过一本诗集,现在在人大中文系任教,听说对楹联一直很有研究,韩教授应该比较熟悉。”

    韩雷点点头:“不错,江林对楹联很有研究,我们经常聚会一起聊楹联。这个烟锁池塘柳,我昨天晚上想了半宿也还是没思路,没想到他现在对上来了。不知道他会不会去见王程!”

    汪红伊,陈雨琪,梁小靓等人眼中都闪过一丝失望。

    她们都很渴望能对上来,然后得到单独去见王程一面……

    没想到,现在被对上来一个,那她们又少了一个机会。

    温红伦淡淡地说道:“听听江林的下联是什么!”

    人群之中有人喊道:“江教授,你的下联是什么?”

    江林感受着被全场瞩目的感受,脸色兴奋的通红,大声说道:“我刚才也是突然来了灵感,大家听一听我突然想到的下联!”

    说着,江林认真地说道:“烟锁池塘柳,每个字都是五行之一,我就对一个,炮镇海城楼,大家以为如何?”

    全场安静的听着江林的下联,听江林说完,每个人的眼中都闪过思索。

    “炮镇海城楼,每个字都的部首也是五行之一,整日寓意也差不多,很工整。”

    “江教授对的好!”

    “江教授不愧是水木毕业的高材生,好!”

    “全国上亿人一晚上都没想出来,江教授想出来了,好,让王程不要小看我们水木的学生。”

    ……

    现场不少人迅速分析了一下江林的下联,第一时间都觉得很工整,诸多水木的师生和校友们纷纷夸赞江林。

    汪红伊,陈雨琪,韩雷等比较擅长楹联的人都微微皱眉在仔细思考,江林的这个下联看似工整,但是他们觉得还是有点问题!

    梁小靓摸着下巴,突然举手说道:“江教授,我觉得你的这个下联有问题,并不是很工整。”

    热闹的现场瞬间安静下来!

    大家齐齐看向梁小靓,不少人都对梁小靓比较熟悉,知道这位也是名门之后,本身也已经小有才名,还比较擅长楹联,而且还是京大的高材生,获得了现场不少京大的师生和校友们的支持。

    江林看到是梁小靓,脸色认真严肃地问道:“梁同学,你有什么想法?”

    梁小靓上前一步,面对所有人的注视,没有丝毫紧张,朗声说道:“江教授的下联表面上看,的确像是对仗工整的下联。但是,其中这个镇字,有问题!”

    听了梁小靓的话,旁边的汪红伊,韩雷等反应迅速的人都是眼睛一亮,明白了梁小靓想说什么,都露出一丝微笑。

    江林也皱眉思索着,问道:“梁同学说的问题是什么?”

    梁小靓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王程的烟锁池塘柳,每个字不只是有一个五行部首之一,同时每个字也代表了五行之一的具象化物体。就像是烟,是火字旁,可同时烟也是火的具象化;同样的,锁,是金字旁,也是金属的具象化实物。池,水字旁,也是水的具象实物;塘,土字旁,也是泥土堆积而成的具象实物;柳就更不用说了,木字旁,也是水木的具象实物!”

    “江教授的下联,炮镇海城楼,炮,海,城,楼,都说的过去,但是这个金字旁的镇,和金属实物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吧?”

    梁小靓的一番分析,也是立刻让现场所有人都是一脸恍然。

    江林本身也是研究楹联多年的人,一下子明白了自己的下联的确有是在镇字上有瑕疵,没有王程的上联那么精妙工整。

    所以,他这个下联,并不算对仗工整的下联。

    “原来如此!”

    “我刚才看江教授的下联,也有一丝想法,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

    “王程的这个上联,真的是暗藏重重玄机,要完美对上下联,太难了。”

    “江教授的这个下联已经很不错了,可惜还是差了一点。”

    “那能不能把镇字换掉?”

    “换掉镇字,那就要整个都换掉,不就等于要重新想个下联?”

    大家议论着。

    江林也是讪讪一笑,然后对梁小靓说道:“梁同学说的对,是我没考虑周到,太想对出来了。”

    江林没有矫情,直接当众承认了自己的错误:“王程的这个上联,真的太难了。说是绝对也不为过了。看起来,好像是烟锁池塘柳比另一个同音联好对一些,实际上是这个烟锁池塘柳难度更高。”

    “那个七字同音联,可能更好对,我回去专门好好想想同音联。”

    在场的诸多圈内人士都是点头认可!

    尤其是京大和水木的师生和校友们,更是满脸严肃和思索。

    毕竟,昨天王程在节目上公然碾压击败的正是京大和水木,将两所名校的队伍完全碾压了。

    这让所有看过节目的京大和水木两所名校的师生和诸多毕业的校友们,都憋着一口气,都想帮自己的母校挣回这口气。

    所以!

    不知道有多少京大和水木的师生以及校友们,私下里一直在研究这两个楹联,其中玄机更是研究出了许多了,比网络上的诸多网友们的分析还要详细。

    而其他诸多两所学校的校友们,更是私下里联系了秦尚然和央视,表示想要和王程刚上过的节目合作,同时希望央视再次将王程邀请过来,他们都颇有自信地,想要在节目上再次和王程正面交锋一次,来为自己的母校争口气。

    暂时,秦尚然和央视都还压着许多合作意向没回应,首先要搞定的是王程!

    秦尚然在人群里当观众,看到诸多京大和水木的师生以及京圈的大佬们都很是失望,低声说道:“王程这是真的捅了马蜂窝呀。”

    俞静红和文依晓都点头表示认可。

    王程昨天在节目上将京大和水木的师生碾压击败,的确是捅了马蜂窝,两所名校的师生校友们,以及其亲朋好友们,各种关系联系起来,几乎能将整个京圈都带动起来。

    此时,说是整个京圈都在针对王程,也说得过去!

    下次,如果王程再来央视上节目,可能面对的就不是如汪红伊,陈雨琪等在校学生了,而是已经毕业成名的圈内大佬了。

    “王程已经回魔都了,秦台长不着急吗?”

    俞静红对秦尚然好奇地问道。

    秦尚然点点头:“我知道,我也着急呀。所以,等今天的展览会结束,明天我亲自带着王程的作品去魔都,还给王程!”

    亲自上门,秦尚然显然是想亲自去和王程,和魔方娱乐谈谈下次合作的事情。

    俞静红淡淡一笑:“那我等秦台长的好消息了。”

    秦尚然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压力,信心没有那么足。

    此时,他已经知道了,国内诸多电视台都已经疯了,失去理智的追逐王程了。

    央视的名字,已经完全没作用了。

    他想要将王程再次带回来,就要真正的拿出更好的条件。

    但是……

    他知道消息,许多电视台都打算疯狂的孤注一掷地砸向魔方娱乐,来抢王程了。

    面对这些失去理智的同行,秦尚然还真的压力巨大。

    …………

    而王程回到魔都。

    虽然消息没有传开,但是知道的人还是有的。

    比如,李广,比如张会中等人!

    所以,当王程和沈胜辉等人低调的从诸多在机场漫无目的游荡的粉丝当中穿过,来到停车场的时候,这里已经聚集了好几个车队。

    李广,张会中,吴桐,刘家辉等等,都各自带了一个车队过来,都想将王程借走。

    沈胜辉看着这场面,有些傻眼。

    他不知道,该选谁!

    因为,选谁都会得罪另外三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